宁苡煦秦郓璟小说帝少的遥不可及

宁苡煦秦郓璟小说帝少的遥不可及

作者婻行

总裁连载中2020-02-18

在线免费阅读

《帝少的遥不可及》是婻行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事故,天才少女新科状元宁苡煦成为了植物人,再睁眼,她发现自己换了身份,成了被全民鄙夷,劣迹斑斑的千金小姐邹漓,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报仇的机会,那她绝不会错过,然而报仇之路可没有那么好走,尤其是秦郓璟这个男人,总是时不时插手她的事,他以前不是很讨厌她来的吗!

免费阅读

  宁苡煦说:“我以后尽量不会闯祸了。”

  说话很乖巧,咬重了“尽量”两个字,不能百分百保证。

  薛芷冰笑了,不知怎么的,现在的小漓没有以前娇蛮,女孩儿温煦了些,讨人喜欢。

  她从严喆手里接过轮椅,说:“我带她进去。”

  严喆也就放手了,“好的,二少奶奶。”

  薛芷冰僵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严喆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打自己的嘴巴,更正说:“薛小姐,我先进去了。”

  薛芷冰艰难的扯起唇角,“好的。”

  严喆一溜烟消失在大宅里,像是捅了什么天大的篓子。

  宁苡煦敏感的仰头看薛芷冰。

  薛芷冰仿佛心事重重,明明面前就有近道,她推着她走了远路,从走廊过去,拐进院子里。

  宁苡煦没心思欣赏偌大的府邸,她迟疑的问:“薛姐姐,你不开心吗?”

  薛芷冰看一下腕表,见还有一点时间,她在长廊停下来,坐在一边的红木凳子上。

  佣人们看见她在这边,远远的就避开了,没有上来打招呼。

  时正初秋,院子里生机盎然,红墙绿瓦,薛芷冰看着这一草一木,眼里却是枯木寒冬。

  宁苡煦心里的好奇像虫子一样啃着神经末梢,她懂得察言观色,不敢轻易问人家的私事。

  薛芷冰坐了好一会,主动跟她解释说:“我和二少离婚了,名字还在秦家族谱上,爷爷临终前说过……”

  她说到这里,秋水一样的眸子闪起泪光,握一下拳头又松开,调整好状态才说:“爷爷说我到底是秦家的孙媳,也要在他灵前上一炷香,今天是爷爷的法事,我特意赶回来的。”

  宁苡煦不好追问她的伤心事,她问:“是什么法事?”

  薛芷冰也带了几分迷惘,压低声音说:“我听老佣人说,自爷爷的头七过后,府里就不太安稳。”

  微风拂过,她的声音被吹散在风里,萦绕在百年宅子的梁木角落上,莫名的让宁苡煦感到一股阴凉。

  她吊着小心脏,问:“怎么不安稳了?”

  薛芷冰看了看周围,更小声的说:“爷爷出丧的那天,祠堂里的香断了三次,棺木合上后,当晚秦家所有子孙都在灵堂守夜,第二天却发现……”

  她打了个冷颤,拉紧了宁苡煦的手。

  宁苡煦的声音都变调了,“发现了什么?”

  “发现棺木旁边出现一滩水渍,当晚灵堂里没有佣人,秦家的人也不曾靠近棺木,不知道水渍怎么来的。”

  宁苡煦说:“会不会是屋顶或者其他地方滴落下来的?”

  “不会,等会你去了祠堂就知道,那里没地方能找出一滴水,除了案面上的祭酒,可那酒也一滴没少啊!”

  宁苡煦的胆子顿时不见踪影,“还、还有什么离奇事儿吗?”

  “有,最近奶奶和大伯在祠堂点香,那香总是要断几次,案面上的祭品过了一晚就发黑,午夜时分家里的黑狼总在祠堂里大吠,家里人觉得是爷爷走得不安心,才要请大师来办一场法事。”

  “大宅里还养了狼?”

  “黑狼是爷爷退役前从军队带回来的军犬,养了很久,是个有灵性忠心的军犬。”

  宁苡煦若有所思,“薛姐姐,你相信这世上有……那种东西吗?”

  对宁苡煦的疑问,薛芷冰回道:“这世上科学解释不清的事情多了去,我以前拍过灵异的戏,也遇到过一些离奇的事儿。”

  她想到了什么,挺直腰背说:“真的有那种东西又如何,我光明磊落怕什么?宇宙浩瀚,尘世之大,他们总归要回到该去的地方。”

  宁苡煦失神道:“说的也是。”

  那她以后会去哪,邹漓是去哪里了?

  薛芷冰怕吓到小妹妹,说:“你别害怕,爷爷生前一身浩然正气,就算是鬼怪也敬而远之,爷爷去世了肯定会保佑我们后辈的,别怕。”

  宁苡煦哪能不害怕,她只是暂时活在邹漓身上而已啊!

  薛芷冰低声道:“要害怕的不是我们,是害死爷爷的人。”

  她的眼睛失去神采,小脸染上一抹狠意,整个人竖起利刺来。

  宁苡煦打了个激灵,“秦主席不是突发脑溢血去世的吗?”难道真像苗子杏说的,有什么隐情?

  薛芷冰正欲说什么,走廊那头传来脚步声,一个女孩说:“雨伶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时候登门,我让门卫拦着了,她跟我发脾气呢,说为什么邹漓能来,她不能。”

  接着一把略高昂的男声说:“家里的事别往外说,那个戚雨伶跟邹漓一个样,麻烦。”

  薛芷冰眉头一跳,她猛的站了起来,推着宁苡煦想走,轮椅不小心撞到柱子上,宁苡煦的脚砰的撞在上面。

  她忍着没喊疼,薛芷冰倒吓得叫了出来,“怎么样,疼吗?”

  那头安静了一会,脚步声立刻变得急促,一道高大的身影转过回廊,疾步向这边过来。

  薛芷冰无处可去,她蹲下 身借着宁苡煦挡住自己,问她:“疼吗?”

  她佯装镇定,手却隐隐抖着。

  宁苡煦摇摇头,“不疼。”

  她忍痛侧头看,帅气的男人走近她们身前,脚步还没停下,狭长的双眼就把薛芷冰由头到脚看了一遍。

  男人面容冷峻,眉眼没有秦郓璟那样深沉,稍微多了一点儿明朗。

  看到薛芷冰没什么事,他隐去脸上的几分焦灼,冷淡的说:“你心虚什么,怕看到我?”

  薛芷冰装作帮宁苡煦按腿,她不敢抬头,说:“等爷爷的法事过去我就走了,不会打扰到你。”

  宁苡煦的伤口疼得很,被薛芷冰这么一按就更疼了。

  她看薛芷冰是乱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能咬着牙忍下来。

  秦渊扬说:“你打扰了我两年,现在才说不打扰,未免过份清高了,薛大明星。”

  薛芷冰的眼睛充上雾气,她吸一口气,说:“秦副总裁,我以后都不会打扰你了,以前……是我的错。”

  她说话很疏远,没有看他,像对待陌生人。

  秦渊扬的目光搜住她,眼里翻腾着要爆发的情绪,暗隐的悸动生生被压抑下去。

  很好,她薛大明星果然是走得潇洒利落。

  空气有短暂的窒息,一个女孩跟了上来,老远就叫:“二哥,干嘛不等我?”

  她快步过来,看看薛芷冰和邹漓,冲邹漓扔了个白眼,挽着秦渊扬的手臂说:“二哥,别管她们,该去祠堂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