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有依沈楠之郑启小说

楠木有依沈楠之郑启小说

作者吉尔君

言情连载中2020-02-14

在线免费阅读

《楠木有依》是吉尔君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沈楠之和郑启在一起的时候,直到他心里有个喜欢了十年的白月光,可她不在乎,毕竟和郑启也只是逢场作戏,直到她某日在郑启的钱包里发现了一个女孩子的高中毕业照,嗯?这不就是十年前的她么?

免费阅读

  包厢内似乎寂静了一会儿,一个微沉的御姐声线响起:“请进。”

  楠之自然听得出这是秦潇的声音,于是托着盘子推门走了进去。

  只是刚进入包间,她原本准备好的那套和女神相认的说辞全都被咽回了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包间里一男一女坐在同一侧的座位上,厢内光线昏沉,男人的脸半隐在阴影里,女人背对着楠之,正捧着男人的右手,低声说着什么。

  楠之有些不敢说话了,她不知道要是给秦潇发现她撞破了这么私密的事情,会不会觉得不开心。

  她从托盘上端下那杯鸡尾酒,轻轻地推过去,埋着头低声道:“您的酒。”

  秦潇没有看她,只是握着那个男人的手,声音里有些磨人的责怪:“怎么这么不小心?”

  楠之有些为难,她此刻应该退出去了,但是又有些舍不得。

  这个小明,出的什么馊主意?

  就在这时,秦潇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接起来应了两声:“没错,在4号包间,你们让服务生带你们进来好了。”

  阴影里的男人说话了:“他们到了?”

  楠之整个人呆在当场,极力克制着才没有抬头去看,这个声音,她可是十分耳熟。

  这低沉中带着疏离的声线,不是郑启又是谁?

  谁能想到,自己追偶像,居然变成了……抓奸?

  怪不得郑启对自己爱搭不理,难不成他和秦潇有一腿?这个世界上哪有男人能天天看着秦潇还能爱上别人的啊!

  楠之一时间不知道该先震惊还是该先委屈。

  那边秦潇挂了电话,对楠之说道:“麻烦把你们的急救箱拿过来一下。”

  随即她转头对郑启道:“我先去洗个手。”

  楠之含糊应了声便想赶紧出去,这地方她一秒钟也不想多呆,谁知秦潇刚走出包间,楠之还没来得及溜走,便被身后的男人叫住:“你,等等。”

  该不会这也能被认出来?

  楠之对郑启的话充耳不闻,转身就继续往外走。

  郑启冷着脸站起身来,伸手攥住她的右臂,冲自己怀里带去。楠之转身不及,手里的托盘扫过桌上的酒杯,“砰”地一声摔碎在地上。

  楠之惊呼着抬头,正对上郑启那张总是冷冷的脸,还未及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便被他扯进了怀里。

  只是仍旧躲闪不及,酒液和碎玻璃飞溅,划过楠之的小腿,刺痛让楠之情不自禁地痛呼一声。

  郑启的身子僵了一下,扶着她在卡座上坐下,一言不发地低头去看她的小腿。

  里间的声响惊动了外面,林鸣推开包间的门冲了进来,正瞧见郑启蹲在楠之身前,双手捧着她那双莹润的腿。

  楠之还没来得及说话,林鸣的眼睛就红了,上来对着郑启就是一拳:“你他妈什么玩意儿,敢动老子的女人!”

  郑启回头,躲避不及,被林鸣一拳打在右脸颊,然后他站起身,攥住林鸣打来的第二拳,反手一拳,同样打在林鸣的右脸上。

  他冷冷地看着林鸣,周身气息冷得可怕,一字一句道:“你的女人?”

  林鸣低头吐了口血沫子,嚣张得不可一世:“是又怎么样?”

  郑启上手又是一拳,和林鸣缠斗在一处。

  楠之知道林鸣从小就是个校霸,他爹妈管不住他,长大了也是混迹惯了酒吧这种地方,他本身性格就暴躁,打架是常事,只怕郑启不是他的对手,急得扑上前抱住林鸣:“别打了!”

  林鸣身子滞住,硬生生停了手,就连郑启接着打过来的一拳也没躲,只是转了个角度,堪堪将楠之护在怀里。

  郑启瞧着他停了手,打出去的拳头也猛地收住,没有如林鸣预料的那样砸在他身上。

  两个人总算是停了下来,楠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你们听我解释……”

  只是话没说完,却感觉场间的气氛不仅没有缓和,反而比先前更加紧张了。

  她顺着郑启冰冷的视线,这才意识到此刻自己正扑在林鸣怀里,林鸣的手还搂着她的半裸着的肩膀,顿时头皮发麻,从林鸣怀里挣脱了开来。

  楠之不敢去看郑启的眼睛,只得低声解释:“其实……”

  话未说话,郑启再次伸手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冷冷地看着林鸣。

  这当然是挑衅。

  林鸣脑子里嗡地一声,感觉全身的热血都上了头,提拳就要冲上。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走进来两个男人,一个浓眉大眼,肤色有些黑,身材高大,有些过于魁梧,健硕的肌肉几乎要撑破身上的衬衫,另一个则显得有些纤细瘦弱,其实他个子不低,只是肤色白皙,长相秀气,齐肩黑发在身后随意扎起,正在低头看手机,周身气息有些阴郁。

  两个男人瞧着包厢里的情景,沉默着一言不发,冷硬得像两柄即将出鞘的刀。

  满身肌肉的魁梧男人从裤兜里摸出一把小匕首来,上下旋转了几周,那枚小匕首在他手里像是一条灵巧的小蛇。阴郁的男人收起了手机,面无表情的看着林鸣。

  林鸣冷笑了几声,楠之知道这是他暴怒的征兆,还未来得及开口阻止,就听他用力拍了三下手掌,外面一下子围过来许多人,乌泱泱的一大片,牢牢守住包间门口。

  门口的魁梧男和阴郁男面不改色,头也没回,显然是在等郑启示下。

  “怎么回事?”

  黑压压的人群里露出一张精致的脸孔,恰好从洗手间回来的秦潇夹杂在人群里,被簇拥着推进包间里,小小的包间一下子变得很是拥挤。

  再次看到秦潇,楠之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她看了眼秦潇,又看了眼冷着脸的郑启,忽然对这场闹剧极度不耐烦起来。

  她走到场中间:“好了,都停手,只是个误会。”

  林鸣凑过来将她拉到身后,小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楠之想了想,从秦潇开始,依次一个个介绍:“这是我偶像,秦潇,世界名模,大家应该都认识。”

  “这两位……不认识,大概是潇潇的朋友。”

  “这位,林鸣,我朋友,在这场子唱歌。”

  她的视线落在郑启脸上,心里五味陈杂。

  他正定定地瞧着她。

  那意味楠之很明白,他们可都没有忘记,方才情急之下,林鸣可是号称自己是他的女人,郑启现在的沉默,分明是让她亲口告诉所有人,他才是自己的未婚夫。

  “他是……”

  就在这时,秦潇上前捧住郑启的手,低声惊呼:“谁把你的手弄成这样?比刚刚严重多了。”

  她的视线向上,落在郑启红肿的脸上,眼里瞬间弥漫起一层薄薄的水雾。

  郑启仍旧静静地看着楠之,没有丝毫回应秦潇的话,似乎对周围所有人都视而不见。

  楠之在一瞬间难过起来。

  她眨了眨酸痛的眼睛,终于还是没有说出那句“他是我的未婚夫”,只是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解释了一句:“小明刚刚以为你是欺负我的客人,他为了保护我才那样说,你不要误会。”

  最后楠之对着门外围着的人群挥了挥手:“没事了,都散了吧。”

  视线轻轻瞥了眼秦潇和郑启交握的手,她低头朝外走去。

  “你是不是还忘了交代一件事?”郑启把手从秦潇手里抽出来,“你还没有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楠之气不打一出来,猛地回身,直直对上郑启冷冽的眼神:“我在这里兼职挣钱,有问题吗?”

  她没有那个心思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郑启愣住。

  她家里对她的苛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在大脑思考清楚之前,他已经脱口而出:“你跟我走。”

  两秒钟的沉默。

  然后,他瞧见女孩那双微微发红的眼眶,和倔强的眼神,瞬间将他带回了多年前的那一幕,于是他只得怔怔地看着她,再无丝毫思考的余地。

  她看着他,低声说道:“郑总,我还没有下班,请您不要影响我的工作,如果您和您的客人想要继续喝酒,我很欢迎,如果你们没有兴致了,那么我很抱歉。”

  她鞠了个躬,然后退出了包间。

  林鸣神色复杂地看了眼郑启和秦潇,抬脚跟了上去。

  秦潇、陈让和王淮安都看向郑启。

  郑启走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于是其他三个人也依次落座,秦潇再次向服务员要了急救箱,准备简单包扎下郑启的手。

  大块头陈让有些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于是低着头喝酒,王淮安脸色如常,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他眼尖地注意到,郑启正看着桌面发呆,双手一直无意识地从烟盒里抽出香烟,再慢慢地放回去。

  在场的几个人都知道,每次郑启做出这样的动作,就是在回忆某个人。

  急救箱很快送了上来,秦潇拿出酒精和棉签给郑启的右手消毒。送来急救箱的服务员安静地开始收拾地面,用手将地上的碎片一点点捡了起来,郑启默默地看着眼前陌生的服务员的动作,眉头慢慢皱起。

  他再次从秦潇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秦潇,你不必这样。”

  秦潇一愣:“我只是担心你的伤。”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联姻对象么?”郑启毫不躲避地直视着她的双眼,“刚刚的那个服务生,沈楠之,她就是我的未婚妻。”

  秦潇的脸慢慢涨红了起来,却仍然保持着语调的稳定:“我知道,联姻你不是心甘情愿的。”

  “心甘情愿?”郑启慢慢地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倒不如说,是我想方设法算计来的。”

  他让蹲在地上的服务员离开,然后亲自将地面一点点收拾干净。

  “一个局长的千金,说在酒吧兼职上班挣钱,这样荒唐的事情你也相信?”秦潇站起身冲着他质问,“都已经亲眼目睹了她来找别的男人厮混,你还是愿意娶她?”

  郑启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只一眼,秦潇的气焰便被压了下去,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拉开包厢的门走出去之前,他丢下了一句轻飘飘的话,却让内室的三个人齐齐变了脸色。

  “除了沈楠之,这辈子我谁也不会娶。”

  郑启走出包厢,视线在大厅环视了一圈。

  不远处的卡座,沈楠之正背对着他,替林鸣受伤的脸擦药。

  涂抹酒精的动作很是轻柔,不时地轻轻吹两口气,两个人看上去几乎颈项交错。

  “喂……沈大小姐……”林鸣看着楠之平静的脸色,却能轻易察觉到她现在心情不好,“刚刚那个小白脸在看着我们。”

  楠之的动作顿了顿。

  林鸣眨着眼,满脸无辜:“我刚才不小心和他视线相对了。”

  楠之还是不说话,只是手上的动作加重了些,引得林鸣故意龇牙咧嘴地喊疼。

  “不许看。”楠之道。

  “不看就不看。”林鸣笑眯眯的,“那个小白脸到底是谁啊?”

  “不许叫他小白脸。”

  “你居然护着他?”

  “他是我未婚夫。”

  林鸣像是点着引线的爆竹被人泼了一盆冷水,顿时哑了。

  他沉默了足足一分钟,脸上再没了任何不认真的表情:“你真的要嫁给他?”

  “对啊。”

  林鸣猛地握拳。

  对啊。

  对啊?

  沈楠之,你他妈怎么就能这么轻易地说出这句话?云淡风轻的,连表情都不带变一变的,比放了个屁还轻松。

  他猛地挥手推开楠之拿着棉签的手,气不打一处来:“他跟那个秦潇卿卿我我,你刚刚没看见?快结婚了还带女人来逛酒吧,能是什么好货色?”

  “来酒吧就不是好货色吗?”

  “关键他是和一个女人,异性!酒吧有多乱你不知道吗?大晚上和异性来喝酒能有什么好事?这么些年要不是我罩着你,你身上不知道能惹来多少麻烦!”

  楠之仍是静静的,她看着林鸣的眼睛说道:“那大概,在他眼里,我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吧。”

  “你他妈说什么?他敢这么想你,我他妈要他好看!”

  “在他看来,我也是大半夜到酒吧,找我的异性朋友不是吗?所以,表面的情形不能代表一切。”

  林鸣看着她盛满了情绪的眼睛,再次哑了火。半晌才冷笑一声:“你就这么护着他?”

  楠之低下头不说话。

  林鸣抽出一支烟,手却忍不住开始发抖,他压着嗓子,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怎么着?你是真喜欢他?”

  楠之还是不说话。

  林鸣心里一片寒冷,手不再发抖了,嘴唇却发白,他低低地重复了一遍:“你是真喜欢他。”

  他转头去看,刚刚站在那里的郑启已经不见了,远远能看到他和秦潇一起走出了酒吧,后面远远地跟着那两个男人。他顿时一阵冒火,猛地站起身来,指着郑启的背影:“就这样的男人,我他妈到底哪里比不上他!男人长得好看能当饭吃?”

  “别说了。”楠之始终背对着出口,没有朝郑启的方向看一眼。

  “沈楠之,我林家是比不过郑家,可我林鸣还比得过他一个拈花惹草的私生子,如果当初你答应让我爸妈去你家提亲,我他妈这辈子绝对掏心掏肝地对你好,你就是想要我别唱歌,回家继承家业做生意,我他妈也能答应!”

  “别说了……”

  楠之的声音越发低,听上去细不可闻。

  林鸣伸手扯过自己的外套,起身准备走开,却忽然像被钉子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也没了声息,甚至连呼吸声也变得小心翼翼。

  楠之低着头,眼泪无声地一颗一颗砸在自己的手背上。

  她看上去那样柔软,连掉泪也是悄无声息的,一点也不像平日里恣意的样子。

  林鸣在她面前蹲下 身子。

  “是我不好,我不该说这些混账话。”

  他扯扯嘴角,像平日里一样对她笑着,笨拙哄着。

  “明天带你去吃火锅怎么样?”

  “你好像……很久没有去海边拍照了,找个时间我载你去啊。”

  楠之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

  “随便你怎么惩罚我,给你唱‘学猫叫’怎么样?”

  她擦擦眼睛,破涕而笑:“小明,你没做错什么,如果现在一定有一个人该哄我,那个人也不是你。”

  林鸣却丝毫没觉得变得轻松,他瞧着她惯有的笑,再一次感觉到被她拒于千里之外的痛苦。

  她总是这样,看似任性骄傲却比谁都在意别人的感受,看似容易接近却总让你缺少一个更近一步的借口,在他面前,她的情绪永远只肯展露三分,再无一丝余地。

  林鸣觉得自己的心一点点被撕开,痛得几乎麻木。他坐在她身边,努力克制着像将她抱在怀里拍背轻哄的冲动,最终也只是捻灭了手里的那支烟,陪着她静静地坐了许久。

  ……

  夜半。

  KEN酒吧。

  楠之已经离开了。

  她没有喝酒,坚持要自己开车回去,于是他没有了坚持送她回去的理由。

  夜场正嗨,一个腰细腿长的美艳女孩走到林鸣身边,依偎着他坐下:“怎么了,鸣哥?今天心情不好?找妖妖陪你喝酒啊。”

  林鸣扫去脸上的阴郁,叼上烟,名叫“妖妖”的女孩替他点燃,在满是酒精的氛围里靠进他怀里。

  他冷冷地看了她几眼,直到怀里的女孩有些畏惧地想要离开他的怀抱。

  KEN酒吧里谁都知道,鸣哥是个所有人盯到眼馋的香饽饽,只是他不喜欢这一套,更不喜欢女人靠近他,而且他脾气很差,对女人也照吼不误。她刚刚也是见他喝得多,又似乎情绪反常,便赌上一把,大着胆子凑过来,此时在他冷冷的眼神下,顿时生了怯意。

  谁知他却没有像往日那样赶她走,而是向后一靠,闭上了双眼,将妖妖一把搂进了怀里。

  妖妖顿时惊喜,整个人几乎歪倒在他怀里,双手在他身上流连,几乎要勾的人发狂。

  就在她的手即将探进他衣服里,指尖触到他腹部结实肌肉的刹那,林鸣却猛地伸手扯开了她。

  然后他径自站起身,端起桌上的酒浇在自己头上,然后猛地砸了酒杯。

  妖妖被骇得说不出话来。

  林鸣伸手捋了把被酒浇湿的头发,头也不回地出了酒吧。

  草。

  什么偶像最新同款。

  真他妈绿。

  ……

  楠之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

  她开着自己的甲壳虫回到公寓,从车库乘电梯到自己的公寓楼层。楼梯灯又坏了,门前一片黑暗,楠之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正准备拿钥匙,却被黑暗里的一个晃动的黑影吓了一跳,尖叫一声,钥匙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她后退一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黑暗里那个人影伸手扶了她一把,身子贴近一个结实的胸膛,伴随而来的是浓重的酒味。楠之的心几乎要跳出来,她猛地用力伸手推拒,正要大声喊叫,就听到耳边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别推……我头晕。”

  这个声音……是郑启?

  楠之剧烈的心跳终于平复了下来。

  只是转瞬便气不打一处来。

  她推开他,竖着一双柳眉:“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别人门前来等着吓人啊你?”

  “我没有。”郑启的语气听起来和往常很不一样,小孩子似的,“我在等你。”

  听上去莫名有些委屈意味,楠之的心像被猫爪轻轻撩了一下,只是,他们好像,并没有那么熟吧?

  身前刚刚扶着她的人,现在身子前倾,将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肩膀上,几乎让她跌倒,幸好她现在是靠着墙。

  “这是喝了多少酒?”楠之低声叹了口气。

  先前从KEN离开时,他分明没有喝醉才是。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撑起他,好不容易将他挪到背靠着墙,自己则是打着手电去找钥匙。

  好不容易摸到钥匙,开门进屋,楠之打开灯。

  被折腾了半晌,她进屋第一时间跑进厨房灌了杯水,然后汲着拖鞋回到客厅,转眼一看,郑启还呆呆地站在门口,满脸潮 红,眼神迷离,显然意识已经不太清醒。

  她硬邦邦地丢了句:“不进来?”

  郑启歪头,神情疑惑:“你……没邀请我。”

  我是没邀请你,那你还不是擅自跑到我家来堵门?楠之忍了半天才咽下去这句话。

  “进来……休息一会吧。”

  郑启于是进门,弯下腰乖乖换好鞋,走过去坐在楠之旁边的沙发上。要不是他走路的步子有些摇晃,简直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喝醉。

  楠之走过去关了门,问他:“要不要喝水。”

  郑启认真点头:“嗯。”

  这么乖?

  看上去……和平日里差太多了吧,简直就是高冷冰山变小奶狗,楠之心里痒痒的,有些想逗。

  她又去厨房接了杯水,走到郑启面前。

  郑启伸手去接,楠之却又收回杯子,凶巴巴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

  这次郑启停顿了几秒,神情有些迷茫,似乎在思考,过了会才回答:“我问了我哥。”

  难怪,郑越确实曾经和齐安然一起来过。

  楠之把水递给他,窝到另一侧的沙发拿手机发消息,中间悄悄抬头去看郑启,发现他完全没有看自己,捧着水杯心无旁骛地小口喝着。

  楠之给郑越发消息:“你把我家地址给你弟了?”

  那边秒回:“嗯。”

  嗯个大头鬼啊!

  楠之:“干嘛告诉他?”

  郑越:“他说要送你回家。”

  楠之:“如果是这样,我自己就可以告诉他了啊?”

  郑越:“那你为什么没告诉?”

  楠之:“……”

  郑越:“所以事实是?”

  楠之正纠结要怎么描述现在的情况,难道说你弟喝醉了到我这里来蹲门?

  那边郑越很快又敲出一条消息。

  郑越:“他欺负你了?”

  楠之:“……”

  她还什么都没说,郑大总裁请停止发挥你的想象力好吗?

  郑越:“我在国外,我让安然去救你。”

  楠之终于坐不住了:“不用,我没危险谢谢/微笑 /再见。”

  她并不想被齐安然唠叨死,而且“救你”到底是个什么鬼?

  她瞥了眼对面正襟危坐捧着水杯一动不动的郑启,难道这家伙喝了酒容易大发?

  怎么看也不像啊。

  她双手环胸站到他面前,继续凶巴巴:“喂!”

  反正他现在看起来已经断片了,第二天也不会记得现在的事,好像可以趁机欺负一下。

  郑启抬头,怔怔地看着她,然后慢慢弯起那双迷离的眼。

  楠之怔住,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那双含情的桃花眼在温柔的神情里看上去异常动人。

  那一瞬间,楠之觉得他以前冷冰冰的表情,实在是对不起这双眼睛。

  她的心一下子变成了一汪春水,脸庞可疑地发起热来。她神思恍惚,伸手捏了下他的脸颊:“听话就不赶你走。”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