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典林穗小说完整版

许典林穗小说完整版

作者一馆

校园连载中2020-02-14

在线免费阅读

《拥抱时光与你》是一馆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青梅竹马的双向暗 恋,许典和林穗两家人,都住在烟袋巷巷尾,自幼一起长大,大家都说他们将来一定会结婚,却不知道他俩相看两厌,每每林穗经过教室门口,总有人起哄:“许典,你媳妇!”坐在最后一排的少年扭过头,动动唇:“滚。”

免费阅读

  许典的双手很好看,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为了方便修东西,他的指甲从不留白,椭圆的甲缝里没有半点污垢。

  如此漂亮的一双手,灵活度也远超常人。

  许典左手托着写字板,右手的圆珠笔转得飞快,快得划出残影。

  “林、穗。”许典轻声念着,利落地在白纸上写下几个字。

  笔尖接触纸面发出沙沙声,笔划还挺多,光看动作也能在脑中补出一个完整的字来:丿一丨……

  穗。

  幼时刚学写字那会儿,烟袋巷四人组曾练习过写彼此的名字。他们一致同意,林穗的穗字最难写,其次是晖,最简单的是典。

  但林穗不介意,她喜欢自己的名字,“我出生在秋天,穗代表的就是秋天。你们的名字有含义吗?”

  大小鱼都摇摇头。许典沉默片刻,说:“我爸翻了很久的字典。”

  取名的缘由简单粗暴,写起来笔划也少,但在四人组里,就属许典的字最丑。

  林穗都不用踮起脚去看写字板,也能猜出许典把她的名字写得有多难看,歪歪扭扭像出自小学生的手笔,甚至会缺斤少两。

  写完,许典又说:“排队站好,不要说话。”

  林穗轻哼一声,记名就记名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等到值日生们走远,老狗才偷偷扯了扯林穗的校服,刻意压低嗓音说:“穗姐,你不担心呐?”

  林穗没懂他的意思,“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今年不是要评选市三好吗?现在被记名字,可能连提名的机会都没了。”老狗说。

  林穗:“……”

  靠,不早说。

  林穗的高考目标是北大。以她的成绩稳定一本没问题,但要申请提前招生就显得有些竞争力不足。如果能评上市三好,情况将会变得不一样。

  可思来想去,解决方法就一个:许典。

  升完旗,林穗借口躲进女厕,掏出手机打开QQ,找到许典的Q号。

  许典的头像是许家老院里的那棵大榕树。拍得还算唯美,阳光透过树梢洒下来,充满夏日午后的气息,很不符合他给人的冰块印象。

  昵称倒是很许典,叫“丶”。

  Lin:“你记我名字了?”

  信息发出去,直到第一节课下课才收到回复。

  丶:“嗯。”

  此时,林穗正和老狗躲在书桌下玩切水果。两人分屏对战,她一不留神切到飞起来的炸弹。Boom,Game over。

  游戏输了不碍事,可当看到许典简洁的回答,林穗觉得自己真要炸了。

  嗯你妹啊!

  青梅竹马十七年的情分,他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这还是人吗!

  Lin:“划掉!!!”

  林穗特地用上三个感叹号,试图引起许典的重视。只可惜,没用。

  丶:“不。”

  林穗有种被人掐住喉咙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她知道,许典偏爱和她过不去。自从性别意识苏醒后,两人的距离一路走远。在双方家长面前还能装和谐,但私底下互看不顺眼。

  得,市三好是不用想了。

  林穗正安慰自己后面还有英语竞赛,竞赛考得高胜过市三好。下一秒,手机接连好几抖。

  丶:“名单还没交。”

  丶:“名字可以划掉,放学前拿酸奶来换。”

  林穗盯着酸奶二字,不禁陷入沉思。

  林穗怀疑许典是不是偷偷练了顺风耳,升旗前老狗才说要用酸奶贿赂她,现在许典就向她要酸奶。

  离上课铃声响起还有一分钟。下节课,英语。

  林穗扭头敲敲后桌,“喂,老狗。”

  老狗还在切水果,手指疯狂地在屏幕上划来划去。他头也不抬,“说。”

  林穗:“一瓶原味卡士,三十道选择题,来不来?”

  在他们这种十八线小城市,卡士算是高端牌子的酸奶了。一瓶五块半,能顶一顿饭钱。

  老狗抽空瞄一眼悬挂在墙上的挂钟,还有三十秒上课。

  他手一划,五连切。“成交。”

  -

  十二点下课铃一响,林穗用红笔划掉原有的答案,偏头看了眼窗外。随着楼上一阵哐哐响,浩浩荡荡的人流顺着楼梯俯冲而下,在最底层汇聚成海潮,直扑食堂。

  同桌叶菁菁目瞪口呆,“这……”

  “记不记得小学学过一篇课文叫《观潮》?”林穗已经见怪不怪了,“你现在要是站在食堂里往教学楼看,犹如身处钱塘江。”

  其他班的饿狼全部出笼,唯有文理二班,一派岁月静好。

  叶菁菁担忧,“我们待会儿还能吃得上饭吗?”

  “别想了,也不看看讲台上的是谁。”老狗在背后补刀。

  文科二班早上最后一节课是历史。历史老师是个胖女人,近视度数五百,笑起来特别像香港的一个老牌女演员,因此学生们都爱叫她肥姐。

  肥姐有名言:“再给我两分钟,我把这道题讲完就下课。”

  两分钟,指‘两’乘以五分钟。这道题,指剩下所有题。

  班上的人都饿得不行,肥姐只能搬出名言,“再给我两分钟。”

  一听到两分钟,最后一排的男生们扯开嗓子唱起来,“再给我两分钟,让我把记忆结成冰~”

  肥姐没料到学生还有这招,哭笑不得,“行吧,快去吃饭。”

  文科二班好不容易下课了,理科二班还没。

  林穗刚走出教室,就见余北晖站在走廊上冲隔壁班皱起眉头,“他们还不下课?”

  理科二班的讲台上,一个矮个子男人正孜孜不倦地讲着立体几何。

  林穗扫一眼,“是马里奥,正常。”

  文科肥姐,理科马里奥,并称‘金中两大拖堂王’,能拖到食堂没饭吃,只能去小卖部轮流用冷水冲泡面。

  林穗的目光在理科二班的教室内跑一圈,落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

  许典低着头,没有在听课。他的手指动得飞快,指尖的魔方也转得飞快。

  余北晖等得有些不耐烦,说:“我们先去食堂,他自己会跟过来的。”

  叶菁菁:“他?”

  “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三人在食堂和小鱼汇合,又等了五分钟才等到许典。

  第一批吃完饭的已经走了,食堂里剩下的人不多,但许典的出现还是引发了不小的花痴浪潮。

  许典走得很慢,形单影只。分明是搭讪的好机会,却没有女生敢上前。

  他好似心情不大好,有些萎靡地耷拉着肩头,浑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疏远感。

  众目睽睽之下,许典慢吞吞地走到桌旁,又缓缓在余北晖身侧坐下。可巧,正对林穗。

  林穗一见这张脸就来气。记名字,还要喝酸奶才肯罢休,什么人呐!

  林穗默不作声地在桌下抬起脚,朝前推半米,使劲踩下去。

  许典眉尾一颤,咬咬牙努力保持平静,“同学,你踩到我了。”

  “是吗?”林穗佯装没有发现,暗自在脚尖加大力度,却是一脸无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许典:“……”

  这话能信就有鬼了。要不是他忍耐力好,眼泪都能当场飚出来。明明是女生,力气可真有够大的!

  许典看向林穗,林穗眨眨眼。

  他握住拳头,“够了吗?”

  林穗的笑眼弯成新月状,挪开脚,端正姿势,“不好意思哦~”

  都是一个巷子里出生长大的孩子,大小鱼对他们之间的打闹早已司空见惯,唯独叶菁菁瞪大眼睛。

  她不瞎,分明看见是林穗故意伸腿去踩许典,“你们俩,很熟吗?”

  许典:“不熟。”

  林穗:“一般。”

  同时出声,同时看向对方。

  林穗浅笑,“他记我名字,我踩他泄愤。”

  解释得有点弱。在叶菁菁看来,与其说是泄愤,不如说是打情骂俏。

  许典懒得配合,干脆找个借口起身,“我去买几瓶可乐。”

  最后还是余北晖出来打圆场。

  “我发小。”他指着林穗。“我兄弟。”他反手指向走远了的许典。“我妹妹。”他伸手轻轻刮了下余南音的鼻尖。“关系就这么简单,懂?”

  叶菁菁点头,“懂。”她本不是爱刨根问底的人,加上初来乍到,追问太多只会败好感,话题就此揭过。

  后面近二十分钟的用餐时间,气氛都没有起先那般尴尬。

  林穗很会照顾人,聊天时经常刻意把话题递给叶菁菁,免得新人坐在一块却聊不进来。可惜叶菁菁不是很会攀谈,干巴巴接完话又沉默。

  好在许典一样寡言少语,全程总共说不到三句话。

  其他人开口,许典还会赏脸抬起眼睛,可一轮到林穗说话,他不是默默吃饭,就是低头在转魔方。

  看样子,是真的不熟。

  -

  午饭过后,女生们先回教室,跟在后头的许典和余北晖绕去小卖部买了两瓶雪碧。

  金中里颜值数一数二的两位帅哥凑在一块,很难不惹人注意。他们在小卖部门口的长椅上坐了几分钟,引来太多目光,不得不换地方。

  “下个月就是穗穗生日,你想好送什么了没?”余北晖问。

  许典把空瓶丢进垃圾桶,“没。”

  余北晖站在楼梯口,右脚搭在通往二楼的台阶上,“要不我去问问小鱼,她们女生都喜欢些啥。”

  许典轻哂一声,“你真把她当女的?”

  余北晖笑笑,“也是。”

  正值午休时间,整栋教学楼都很安静。

  许典一进理科二班的教室,坐在前面的学委扭过头来,说:“典哥,又有女生给你送东西了。”

  最后一排靠窗的课桌上,摆着一小盒费列罗,还有一瓶卡士酸奶。

  许典拎起巧克力,扔到学委怀里,“送你。”

  “谢谢典哥。”已经不是头一次,学委道谢得极其熟练。他盯着许典桌上的卡士,“那酸奶……”

  许典把酸奶放进桌肚,“这是我的。”

  金中下午第三节课结束后,放学前有半小时晚练。晚练内容很简单,做一张小卷,三道大题或五十道选择题,提前写完可以提前走人。

  开学第一天,文科二班的晚练是英语。

  林穗填完所有选择题,放下笔时只过了十五分钟。她扭头看向同桌,叶菁菁刚翻过页,准备做第二十一道题。

  晚练开始后,背后的老狗不断在哀嚎。

  “靠,这道题选A还是选D?”

  “hyp……这单词啥意思啊?课本里没有啊!”

  林穗把数学课本塞进包里,顺口答道:“hypnotizing,动词,使人着迷。”

  老狗把脑袋探到两个女生中央,朝左一扭,“嘿嘿,穗姐卷子做完了?”

  听到老狗问,叶菁菁才从专注分出神来,“这么快?”她抬头看一眼挂钟,不大相信。十五分钟,五十道选择题,平均一分钟三道题。

  且不论答案正确与否,林穗的小卷确实填满了,一题不落。

  “穗姐,借我抄一抄。”老狗说着,行动比语言更快一步,手指已经够到林穗的小卷。

  林穗眼疾手快地按住卷子,防止它被抽走,“高一政治没学过啊?等价交换。”

  老狗小声嘀咕,“真是冷酷无情。”但还是很自觉地把手伸进桌肚,掏出一瓶卡士酸奶,“给。”

  一手交奶,一手交卷。

  林穗提起书包,和学委打了个声招呼后就走了。

  隔壁理科二班的晚练的数学。经过时,林穗特地瞥了一眼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空无一人。

  啧,又被超速了。

  等到林穗走到小巷口,果然看见许典已经在等候。他脱掉了校服外套,仅剩一件干净清爽的白T恤。

  少年站在阴影下,脊背紧贴墙壁,无处安放的长腿斜蹬着地面。

  听见脚步声,许典将魔方的最后一个色块转齐,侧眸瞥向林穗,“这么慢。”

  林穗晃了晃手里的酸奶,得意道:“五十道选择题,十五分钟很快了好吧。我还用答案换了瓶卡士呢。”

  许典没理会她的炫耀,说:“三道立体几何大题,十分钟。”

  理科的晚练小卷一向只有大题,且除去第一道比较简单之外,其余的随便哪道都放在大考当最后一关。

  林穗撇嘴,“你就是个变 态。”

  正如英语是林穗的强项,数学则是许典为数不多能考上三位数的科目。他能用心算算出四位数以内的加减乘除,耗时不超五秒。

  曾经有位退休的老教授评价许典,说他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当然,仅限于数学。

  除去数学之外,许同学日常考不及格。

  两人回到烟袋巷巷尾正好六点半,张云秋正在厨房做饭,隔着窗户看到孩子们站在大门口,提嗓招呼道:“许典,去叫你爷爷过来吃饭。”

  许典打下自行车脚架,“好。”

  “待会儿见。”林穗单肩背着书包,冲许典招招手。

  许典没答,她转身要走。谁知脚还没踩上台阶,突然被身后的人擒住手腕。

  林穗回头,“不是不熟吗?拉拉扯扯干嘛!”

  许典委实长得高,身形挺拔消瘦,面容轮廓利落,浅琥珀色的瞳仁里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正是年少最好的模样。

  “生气了?”他问。

  林穗甩开手,“没有。”

  女生说没有,就是有。

  许典轻哂,拇指一勾包带,将背在身后的书包翻到胸前,又扯开拉链掏出一瓶酸奶,“给你。”

  林穗不解反问,“突然良心发现啊。”她伸出手,指尖还没碰到酸奶,又收回。

  等等……

  “这不是我中午拿给你的那瓶卡士吗?”林穗说。

  许典:“那你要不要?”

  林穗思考几秒,飞速探手揣紧酸奶,稍稍抬起下巴,“老实说吧,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许典从不是爱拐弯抹角的人。她问,他就答:“周五要考试。”

  林穗点头,知道。

  许典又说:“早上老徐叫我去办公室。”老徐是理科二班的班主任,也是他们班的英语老师。

  林穗再点点头,然后?

  “如果这次英语再不及格,老徐要叫家长。”

  “呃。”林穗语塞。

  许家现在只剩下一个长辈,就是许老爷子。

  许老爷子年轻时没读过什么书,平日里很少过问许典的成绩,一直都是秉持着孙子能毕业就行的心态,更别说爷孙俩坐下来商量考大学的事。

  可许老爷子是牛脾气,一旦发起狠来,亲孙子都不放过。

  林穗曾见过许老爷子生气的模样。如今想想,脊背又有点凉飕飕的。

  “那你要怎么办?”林穗下意识替许典担心。

  许典沉默半晌,说:“你帮我补习。”

  哦~原来如此~

  林穗笑得眼睛弯成月牙,不禁有些嘚瑟,“可是,我们不是不熟吗?”

  许典:“你不是没生气吗。”

  林穗:“……”她就是吃饱撑着同情心泛滥,还以为许典会向她服软说两句好听的话,结果没被哽死就很好了。

  林穗将酸奶物归原主,微微一笑,“您还是自求多福吧。”说罢,抽身要走。

  许典:“喂!”

  林穗有些不耐烦地跺脚,“又怎么啦?”

  天色渐暗,院子里的灯火阑珊。

  许典恰巧站在暗处,低头一言不发。林穗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的双唇微张开又合上,似是想要说出恳求的话,却又挣扎着憋了回去。

  如果眼前站的人不是林穗,而是余北晖、余南音,抑或者是其他人,许典都能很轻易地开口。

  正因为是青梅竹马,有些话反而说不出来。

  “行了行了,知道啦。”林穗主动抓过被许典握手心里的酸奶,“你英语那么差,要补习就从今晚开始。”

  许典昂起头,张了张嘴。

  林穗立即竖起食指,大声喝止,“停,不要说谢谢。”

  仿佛早料到她有此反应,许典微微挑起唇角,“下个月,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林穗流露出几分惊讶,随即消逝。他们在同一年出生,又在同一条巷子里生活长大,十七年的情谊,许典记得她的生日并不奇怪,虽然以前从未送过她礼物。

  “还有一个月呢,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

  林穗把英语课本摊开,挪到许典眼前,“先背单词,把中文注释遮住,从第一单元背起。背完单词我再教你几个重点语法。”

  许典:“哦。”

  许典的英语特别差,满分一百五十分,连及格线都勉强。且不说听力部分,最最简单的阅读理解部分,能对一半就该烧高香了。

  反观林穗,天生语感好,英语随便考都是一百三十分以上。

  要帮许典补习英语,林穗深感头疼。

  英语最基础的就是词汇,可许典从不背单词,考试全靠蒙。

  第一个单词,abandon。

  许典在白纸上抄一遍,后面的中文却迟迟写不出来,愣是想了半天,最后还得转头向林穗求助。

  林穗叹了口气,“放弃。”

  许典沉默三秒,合上课本,“好。”

  林穗感觉喉口腥甜,下一秒就要咳出一口老血,“abandon的中文意思是放弃。”

  许典:“这样。”

  林穗:“……”

  她是真的想放弃了。

  周五金中要进行开学测试,林穗也没闲着。

  她把高一的数学课本和所有试卷叠在书桌上,窝在椅子里细细想了想,最后决定拿起手机找救兵。

  ——同样读文科的余北晖。

  余北晖和许典一样,其他科目不行,唯独数学还能见人。但在人际关系上,余北晖比许典更吃得开。在金中提起‘晖哥’,没几个人不知道。

  除去晖哥之外,余北晖还有另一个绰号:大鱼。

  林穗戳开QQ,迅速敲字发送。

  Lin:“数学有重点没?”

  余北晖二十四小时手机不离身,信息基本秒回。

  大鱼:“许典不在?”

  大鱼:“问我不如问他,次次押题次次中。”

  啧,有这么神吗?林穗腹诽完,瞄向身侧。

  许典正伏在台灯下,认真地背诵默写她交代的单词。被他压在手臂下的A4纸越写越满,字体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歪歪扭扭到处爬。

  别看许典平时待人总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长相是真的俊。鼻梁高,睫毛翘。

  林穗直盯着他的侧脸,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哟。

  “喂。”

  “喂!”

  突然一吼,林穗猛地回过神,“你叫那么大声干嘛!”

  许典:“你看我干嘛?”

  “谁、谁看你了,臭美。”林穗抬手挠挠耳根,莫名其妙有些发烫。

  许典身子后倾靠在椅背上,说:“背完了,还有吗?”

  “做阅读理解。”林穗翻出一张空白的英语卷,耳廓的绯红还未消退,“一共四篇,先试试看。”

  许典想把试卷抽到眼前,却抽不动,因为林穗用手指压住了一角。他皱眉,“干嘛?”

  林穗干咽一下,说话的声音像苍蝇在嗡嗡叫,“帮我划重点……”

  再小声,许典也听见了,“数学?”

  林穗点头。她的数学之差,逢考必得九十,能过一百肯定是人品爆发。

  许典唇角微挑,“求我。”

  林穗:“……”

  她后悔了,她就不该向许典求助。人生在世,成绩哪有尊严来得重要!大不了再考两位数,再进办公室一日游,谁怕谁啊!

  心理挣扎几秒后,林穗端正姿势,双手合十,说:“典爷,求求你大发慈悲帮帮我。”

  许典轻笑出声,“你拜神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