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仁可陆临渊小说这狗男人我甩定了

韩仁可陆临渊小说这狗男人我甩定了

作者小墨宝纸

言情连载中2020-02-14

在线免费阅读

《这狗男人我甩定了》是小墨宝纸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韩仁可在和陆临渊结婚后便想方设法的和这狗男人离婚,好不容易潇洒的甩出了一纸离婚协议,却发现他们的结婚证是在马耳他办理的,马耳他不允许离婚,这天杀的狗男人,怎么就这么难甩!!!

免费阅读

  上午还尚好的天色,待到下午便蒙了阴。淅沥沥的小雨点,被风吹到玻璃上,抹花了视线。

  今天是腊月二十九,处理完公务,韩仁可和陆临渊一同回蓉城,在韩家过年。

  陆家在汉都虽是大家,但如今,家里也只剩陆临渊一人。

  陆临渊母亲早逝,陆父续弦还育有一子。陆临渊与他们三人无甚感情,夺权之后,便将三人一并赶去了东南亚。

  蓉城与汉都邻近,发展也颇为不错。

  韩家的别墅坐落在湖边的老富人区,成串的小小红灯笼从院门口一路延伸到了屋内。

  见到女儿女婿回来,韩父韩母迎到门口,笑得合不拢嘴。

  陆临渊将带来的贺礼恭敬地递上:

  “爸妈,回来也不知道你们缺什么,只准备了点补品给你们平时养身体。燕窝美容养颜,给妈保养正好。海参降血压,爸可以多吃点。”

  “哎呀,临渊,回来就好,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爸妈看到你们,就最开心了。”

  韩母接过东西,转身让阿姨拿到里屋去。

  “临渊这孩子就是有心,这是我们可可有福哇。”

  韩父拍了拍女婿的肩膀,眼光赞许:

  “快进来快进来,菜都备好了,就等你们回来了。”

  四人用餐,为了显得亲近,只用了小桌。韩母亲自下厨做了八菜一汤,将桌子铺得满满当当,也甚是隆重。

  蓉城和汉都地处长江边上,饮食都以河鲜为主。

  刚捞起来的野生鮰鱼熬成白浓的汤;白身黄皮的鱼糕切成一块块摆成了扇形;肉粉色的小河虾用青椒爆炒,又红又绿的甚是好看。

  “妈,今天还不是团年呢,你做这么丰盛干嘛呀!”

  一进门,韩仁可就上前挽住了妈妈,见这么多菜色,给妈妈捏了捏肩膀。

  “你们回来,高兴嘛。一年反正就做这几顿,妈不累!”

  韩母见女儿心疼自己,眼角更添了笑意。

  “是啊,平时我想让你妈下厨做个爱吃的炒河虾,你妈嫌麻烦,怎么也不愿意。你们一回来,我不说也巴巴得去做了。”

  韩父忍不住对女儿抱怨了两句,然后将陆临渊按在了主座上:

  “你妈一边做,一边还说临渊爱吃虾,做的可是仔细得紧!”

  “不只是虾,妈做的菜,我都爱吃。”陆临渊本想让韩父坐主座,但被强行按下,也就从容应了。

  “爱吃就好,你们多呆几天,妈天天给你们做。”韩母见女儿一直扒着自己,点了点她的脑袋,将她推到了陆临渊身边坐下。

  韩仁可坐下后,身子扭了扭,直到陆临渊手臂伸来找将她揽住,才端端地坐好。

  “新年快乐,干杯!”

  “干杯!”

  电视里,新闻频道播放着全国各地过年的活动盛况。

  暖黄的灯光,大红的灯笼,倒写的“福”字,将宽阔的餐厅衬得温馨而热闹。

  餐桌上,陆临渊陪着韩父喝着小酒,韩仁可则给妈妈说着剧组里的八卦。

  言笑之余,韩母见两个男人光顾着喝酒,忍不住叮嘱两句:

  “你俩少喝点,多吃点菜,才对胃好。可可,给临渊夹点虾,他喜欢吃的。”

  炒河虾是韩母的拿手菜,特意放在陆临渊和韩仁可中间。

  韩仁可闻言只是看了看,没有动筷子。

  韩母见女儿没反应,皱了眉头又交代了一遍:

  “可可,给临渊夹呀,让他多吃点。”

  “他...”

  帮他夹菜?

  开玩笑!能坐在他旁边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韩仁可心里对陆临渊的怨气没消,努了努嘴,嘟囔了起来。

  陆临渊知道韩仁可心情不好,怕她不听韩母话要被唠叨,连忙夹了个虾给自己,接着又夹了个放到韩仁可碗里,打断了她的话:

  “妈,我自己来就好。其实本该我给可可夹菜才是,照顾她是我的职责。”

  “哎呀,临渊,你这...”

  自己的女儿自己最了解。韩仁可一回来,韩母就觉得这丫头情绪不对。这会一不肯动,韩母就断定她是为了什么,在跟陆临渊耍小性子。

  “你就是太宠着她了。”

  韩母语气里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但看到陆临渊还在往韩仁可碗里夹菜,眼里又满是欣慰,也不再多说什么。

  “临渊是个好孩子,我家可可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和她妈就该满足喽!”

  韩父瞧见韩仁可一副不爱搭理陆临渊的模样,心里叹了口气但也没说道。伸手夹了块鱼糕给陆临渊,又笑道:

  “别管她,临渊你多吃点,一会才有精力陪我下盘棋。上次那个残局,我想了好久才找到解法,可得让你看看才行!”

  *

  吃完饭,韩父便迫不及待地拉着陆临渊,去书房一展自己的棋艺。

  韩母给阿姨交代完明天要买的菜品,就拎着女儿去了二楼房间。

  两人结婚后,韩父韩母便将原来的一间客房改成了婚房。韩仁可从小住的房间,还留在二楼,给韩父韩母留作纪念。

  蓝白条纹的床单,白色的毛织地毯,仿真的小雏菊永久地开在床头,像海盐与花香交织的夏日地中海边。

  明亮的淡蓝色墙面上挂着麻绳缠绕的船锚、船舵,房间里的时光仿佛还停留在她十八岁离家的那一天。

  韩仁可让妈妈做在床上,自己拉开书桌前的凳子坐下,等着她发话。

  “可可,你和临渊吵架了?”韩母开门见山。

  “没啊。”昨晚的事也没法说,韩仁可直接否认了。

  “还不承认?你当你妈看不出来啊!”

  韩母想敲敲韩仁可的脑袋,但距离不够,只得横了她一眼:

  “让你给临渊夹个菜都不干!”

  “没有不干啊,他都说了嘛,是该他照顾我嘛!”

  韩仁可娇嗔道:

  “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给人夹菜可是陋习呢,妈!”

  “就你会狡辩!”

  韩母知道她这个女儿任性又不肯承认,懒得跟她继续争辩,只是交待道:

  “可可,你都结婚了的人了,也该懂点事了。临渊对你好是你的福气,但你也不能老在人跟前耍性子。夫妻之间有个磕磕碰碰很正常,两个人沟通沟通就好,可别一直跟人家怄气!”

  “没有怄气啦妈,你想太多了啦!”

  韩仁可胳膊一摊,半趴在桌子上,语气漫不经心。

  韩父韩母恩爱和美了半辈子。对于夫妻相处之道,韩母自认很有心得。而且两老就这一个女儿,现在最操心的自然也就是小两口的感情了。

  见到韩仁可这个模样,韩母更是有一肚子的话,滔滔不绝地往外倒:

  “可可,你跟临渊在一起好几年,有这么深的感情实属不易。而且临渊性子也好,待你也好。把你交给他,爸妈也是放心的。”

  “只是这夫妻啊,要想相处长久,光靠一个人的好也是不够的。你也要懂得体谅他,适当压一压你的脾气 。”

  她脾气很差吗?

  韩仁可想了想昨晚,否认了这个观点。

  陆临渊对她做的那些,绝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受得了的。她这个受害者求助无门,难道还不能有情绪了么?

  “可可,妈说的这些都是过来人的经验,你不爱听便也罢了。但是有一点,你得记着。”

  韩仁可迟迟不给回应,韩母无奈,只得起身走到韩仁可面前,轻轻握住女儿的手:

  “可可,临渊不仅是咱韩家的姑爷,更是咱们韩家的大恩人!这些年,若没有陆氏的资金,咱家的公司早就没了,你爸又哪里能从医院里走出来!就冲着这点,你也合该待他好些!”

  韩母难得语气郑重,韩仁可不由地抬起了头。

  灯光下,母亲的背脊格外挺直,像一座道德的高山,将小小的她笼罩在阴影里。

  韩母见她终于有反应,又补充道:“再者说了,临渊也是个苦孩子。从小爹不亲没娘爱,如今也只有你一个家人了。”

  “可可,知恩图报,才是你们老韩家人!”

  沉黑的夜幕压着窗户,外面雨势渐大,打在玻璃上发出一阵响。

  左耳的敲打声,夹着右耳的语重心长,合在韩仁可脑子里,成了嗡嗡响。

  嘴唇张了又合,韩仁可宛如涸泽之鱼,明明想要求助,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韩母见自己已经点到,便留下女儿自己想想,离开了房间。

  手指拨拉着桌面上的《国家地理》杂志,韩仁可愣愣看着玻璃上的水珠越来越密集,最后慢慢汇聚成一股,向下划落而去。

  那一天,也是下着这样的大雨。

  韩仁可十七岁的时候,韩父被人欺骗,公司资金断链,几临破产。

  韩父一向有高血压,知道情况后气得脑溢血住进了ICU。

  韩母天天家里,医院两边跑,公司的事情实在顾不上。

  那会韩仁可还在高三,见爸爸病重,妈妈辛苦,毅然从公司里拿了合同,到处去求援。

  但商场上,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从来都少。

  韩仁可跑遍了蓉城,也没人愿意帮韩家。

  不得已,韩仁可只能去邻近的汉都碰碰运气。

  那时候年纪小,什么也不懂。除了最负盛名的陆氏金融,韩仁可也不知道能去找谁。

  出租车将韩仁可甩在陆氏大厦前的公交车站。

  一下车,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迎面驶来,车牌号正是先前打听到的陆总裁的那辆。

  韩仁可没有多想,只身跑进大雨中,拦在了车前。

  刹车发出刺耳的响声,随后车在她身前堪堪停住。

  前座上戴眼镜的男人撑着伞下车,来查看情况。

  “小姑娘,你没事吧?别在马路上乱跑,很危险的!”

  雨水打湿睫毛黏上了眼睑,韩仁可却仍是清楚看到,车后座上还坐着一个身影。

  没有哪个总裁会亲自下车来过问情况的。

  那一瞬,韩仁可反应迅速,箭步绕过眼镜男,向后座奔去:

  “陆总裁,求求你,帮帮我吧!”

  窗外的雨像断了线的珠帘,一颗颗透明的小圆玉跌碎在地上。

  而少女传来的声音,像被下落的碎片摧残后,在路边蔫蔫的残花。

  陆临渊抬头,循声望了一眼。

  韩仁可行动再迅捷,也比不上一个成年男子。

  眼镜男将韩仁可牢牢锁住,想将她带离车辆。

  韩仁可不停地挣扎、叫喊:

  “陆总裁,我父亲病了,公司也要倒闭了。求求您,帮帮我吧,给我一个机会,看看我们公司的合同吧!”

  她的声音不小,确定能传进车里,但车内的人只是冷眼看着,没有丝毫反应。

  韩仁可不愿放弃,指甲扣进眼镜男的手背,叫得更大声:

  “陆总裁,求求您,求求您。只要您愿意帮我,不,哪怕是看看我家的合同,不管您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声嘶力竭喊出这一句,吃痛的眼镜男再顾不得面前只是个小女生,将她拖到了公交车站上。

  “老李,你先开车带陆总走。”

  引擎发动的声音随后响了起来。

  “不...不能啊...陆...”

  韩仁可用尽全身力气,只向前冲了一小步,雨水顺脸颊而下,将希望冲进沟里,流入地底。

  眼泪混进雨中,模糊的不知道是视线,还是世界。

  而后,引擎声渐渐消失。

  韩仁可也被放下,缩成一团,湿冷、无助、又绝望。

  绝望到,仿佛出现了幻觉。

  仿佛听到了破过雨帘而来的嗤笑。

  “做什么都行?那做我的宠物狗,也行?”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