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朔乔念念小说全章节

梁朔乔念念小说全章节

作者骤雨行

言情连载中2020-02-14

在线免费阅读

《予你满分甜》是骤雨行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商界新贵梁朔的结婚对象有两个要求:一,温柔贤淑,上得了台面,二,年龄差不得超过三岁,但后来有人见着了他的新婚妻子,却发现跟他所提的要求完全不合,是个小了他十岁的小姑娘....

免费阅读

  那日乔念念是乘坐计程车回家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搞得,竟然被梁朔的爷爷给知道了,据说梁老爷子很是生气,将梁朔狠狠的训了一顿。

  乔念念的奶奶见此也不好发作。

  在那之后的一个多月里,两家经常以各种理由聚在一起,为的便是给两人找机会,可惜两人对彼此并不感冒。

  一个跨了半个世纪的婚约啊,这会儿,怕是要彻底凉凉了。

  再后来,消停了一段时间,乔念念不禁松了口气,却听到了梁老爷子病倒的消息。

  梁震的病据说很重,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梁家都炸开了锅,老爷子年纪大了,近几年来身体越发虚弱,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不过到最后都是虚惊一场,但即便如此也丝毫不能松懈,世事无常,生死难料,谁能保证,老爷子不会说走就走呢?

  一时间,全国各个子公司以及远在国外的人都订了最快的那趟航班十万火急的赶了回来,老爷子的存在象征着凝聚力,对于整个家族而言意义非凡。

  梁震这一生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可谓风生水起,但是家庭方面却并不如意,最大的儿子,也就是梁朔的父亲年轻的时候便遭遇车祸不幸去世,而二儿子则对家族事业并不感兴趣,父子两经常意见不和,梁震一直都是个强势的人,即便是想要台阶下,也得等到别人先低头才行,父子俩都是一样的脾性,最后导致了二儿子负气远走他国,很多年过去了,都没见回来过。

  两个儿子都不在身边,梁朔也是个硬气的,自己手把手教养着孙子梁朔,管理着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经历了太多生意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到得一次病倒送医的时候,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已至夕阳,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膝下却依旧孤零零的很是冷清,真正能为他伤心难过的,除了和他相伴到老的妻子与女儿还有和孙子梁朔,再无他人了。

  梁家与乔家结亲确实是利益使然,但并不似梁朔对乔念念所说的利益占大部分,在梁震的心里,还是私心在作祟,乔家与梁家多年情谊,他与死去的乔笙更是过命的交情,再者乔念念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与其让梁朔娶其他家族的那些名媛小姐或者那些别有居心的一门心思想往上爬的女艺人模特儿,还不如娶个知根知底的来得实在。

  乔念念一早便随着母亲一道去梁家探病了,梁家的别墅依山傍水而建,占地面积极大,车道两旁植满了爬藤蔷薇,白的粉的在绿叶间错落有致,人工湖上碧波无垠,平整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

  车子刚一熄火,便有人来为他们开门,乔念念跟着母亲下了车,提着水果篮子亦步亦趋的跟着走,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梁家,乔家的别墅已经算是精致了,但是和梁家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一路走来,乔念念只有一句感叹,那就是“豪气!”

  她原以为乔家和梁家在同一个水平点上,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这也难怪梁朔这个钻石王老五经常性绯闻缠身了,如此豪门,试问哪个不是挤破了头的想挤进来?

  梁震的主卧在一楼,环境清幽,采光极好,落地的米白窗帘拉开便能见到窗外鸟语花香,乔念念一进门便见到房间里头围着很多人,大多数都是一些沾亲带故的,梁震躺在床上输着液,脸色有些苍白,旁边心电监测仪上的波纹线有节奏的跳动着,而梁朔坐在床前,脸色不大好看,眼底下隐隐有些发黑,眼中尽是掩饰不住的疲倦之色,见到乔念念一行人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梁爷爷,我们来看你了。”乔念念将水果篮子放在床头柜上,见梁震人清醒着,垂下头关切道“您现在感觉好些了吗?听说您病了,奶奶和我们都担心坏了,要不是腿脚不便,她就跟着一块过来了。”

  梁震看着乔念念颇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谢谢你们,有梁朔一直在身边陪着,我感觉好多了。”

  “梁朔一直都是个孝顺的孩子。”乔念念的母亲董静雅看了一眼梁朔轻笑道,心里横看竖看都觉得梁朔越看越顺眼,这种几乎完美无缺的人,也不知道乔念念到底是瞧不上人家哪一点。

  “小朔确实是孝顺,但是……唉。”梁震瞪了一眼人,叹了口气,数落起了梁朔“三十来岁的年纪了,男子汉大丈夫的,还不知道要成家,人念念多好的女孩子,为了他,学业都暂停了,从英国飞回来,他倒好,什么态度!”

  梁震的话让周围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乔念念身上,只见她眼睛圆了圆,喂喂喂!什么跟什么啊?梁老爷子是不是误会了其中什么事啊?她可没有为了梁朔特意从英国暂停学业飞回来啊喂!这一切都是老太太的锅!要不是老太太拿着身体威胁,她这会儿还在英国乐得自在逍遥呢!

  乔念念正要说话,却被母亲一把掐住了腰,一个吃痛,看了眼母亲凌厉的眼神,又把话乖乖的给缩回肚子里去了。

  众人闻言纷纷附和,而梁朔则好似锯了嘴的葫芦似的,一言不发,任凭梁震数落着。

  梁震并没有就此罢口,而是抬高了声音继续道“你看看近些年你被那些女艺人捆绑炒作的绯闻,你以为爷爷没看见?你要是真觉得不堪其扰,你就应该早点将念念娶回家,结婚生子,让那些女人自讨没趣,知道咱们梁家门槛高,不是随便什么妖魔鬼怪使点下三滥的小手段都能进来的!”

  咦?听老爷子说的,梁朔的绯闻难道还能是被迫的不成?

  不过他逻辑不对,这年头,看看那些富二代多少婚后还整天泡在夜店里的?结婚生子一点也不妨碍婚后寻点乐子好吧,说不定还觉得更刺激了呢?这个梁朔,看着挺禁欲的,说不准骨子里是个闷骚呢?……乔念念恶意的揣测着。

  她和母亲站在一旁一言不发,总归来说是别人家的家事,虽然事关她们,但是到底插不上话,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

  梁朔揉了揉眉心,俨然有些头疼,看了眼手上的表道“爷爷,时间到了,该吃药了。”

  “别跟我转移话题!你是我从小带到大的,我还不知你在想什么?”梁震怒道,因为情绪激动,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梁朔赶紧上前拍了拍他的背,替他顺气,有些无奈“爷爷,您还是少说两句吧,这会儿这些都不重要,赶紧把药吃了,才能早点恢复。”

  “那些玩意儿顶什么用。”梁震推开了梁朔递来的药丸,虚弱道“爷爷年纪大了,能陪你的日子也不多了,你这孩子从小没了爸妈,一直缺人关爱,爷爷一直严格要求你也是为了你好,现在你长这么大了,身边总是要有个人的,爷爷该教的都教给你了,如果要说遗愿,那就是你和念念能够在一块,两家结为亲家,了却了爷爷的一桩心事,要是那时候我还在世的时候,能给我添个曾孙那就更好了。”

  事关自己,梁老爷子连遗愿两个字都冒出来了,乔念念这下子再也坐不住了,瞥了眼梁朔,为难道“可是梁爷爷,我觉得还是不要强人所难的好…”

  乔念念毫不惭愧的,把所有锅都推给了梁朔。

  “念念这就不懂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我和梁朔奶奶,年轻时还不是一样。”梁震说道。

  “……”乔念念无言以对,也不打算继续说,这么多人看着呢,说多了,人家该说乔家不是了。

  “爷爷先把药吃了再说吧。”梁朔将手中的药又推到老爷子面前。

  “不吃,你们俩给我个准信,到底结不结婚?不结我就断药,你们看着办吧。”梁震无视了面前的药,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梁朔和乔念念。

  梁震看着梁朔和乔念念,周围的人也在看着梁朔和乔念念,房间里头突然间一片沉寂,针落可闻,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只两人的一句回答。

  梁朔沉吟半晌,最后皱了眉,回答“其实,我没有说过不结婚。”

  梁震当即喜笑颜开,苍老的脸上绽开了的笑颜仿佛夏日盛开的太阳花,当即也不再推脱,从梁朔手里接过了药丸,合着水吞咽了下去。

  众人反应极快,纷纷为梁老爷子道起喜来,恭贺他了却多年的一桩心愿,当然,现在作为准新娘乔念念与准新郎的梁朔自然也在众人贺喜的范围。

  梁老爷子是高兴了,可是这会儿轮到乔念念凌乱了。

  她没听错吧?梁朔,他!这!是!答!应!了!?

  这个人,吃错药了吗?

  可是看着又不大像啊,精神状态很正常的样子。

  乔念念看着众人为她道喜的模样,只觉得分外悲凉。

  这世界!疯了!

  梁震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即感觉头也不痛了,腰也不酸了,招手喊来了佣人,说他要吃饭。

  而众人闻言则开始手忙脚乱的替他在床上支起了小桌子,扶着他靠坐起来。

  不知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还是别的缘故,梁老爷子很快便消灭掉了一碗粥。

  梁朔看着梁震的样子,不由得皱起眉,心中起疑,这老爷子,昨天还要死要活的,怎么这会儿看着生龙活虎的样子?

  梁老爷子吃完一碗还觉得不够,便让再添些饭,梁朔接过空碗,道“爷爷,你昨儿个不是说连流食都吃不下吗?”

  梁震腰板挺得直,板着脸直言不讳“医生的医术好,这会儿用了药,身体舒服多了。”

  假正经……梁朔叹了口气,走出房间,背靠着墙,点燃了根烟。

  乔念念追了出来,一见人劈脸就问“梁朔,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梁朔皱眉。

  “你为什么答应和我结婚?”乔念念跳脚。

  “一直没拒绝过。”梁朔瞥了一眼人,吐出一圈烟。

  乔念念嫌恶的挥散了空气中呛人的烟草味,问道“那我们真要结婚?”

  梁朔像看白痴一样看了眼乔念念,不予回答。

  “那怎么行!”乔念念会意,当即气急败坏。

  “那你可以自己进去说。”梁朔皱眉,有些烦躁,但又不想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当即将烟头扔在了地上踩熄,不再理会乔念念,径直离开了。

  乔念念看着人笔挺挺的背影,无力的感觉事情渐渐的在往自己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晨曦的阳光明媚而柔和,道路两旁的梧桐树上,鸟儿振翅而飞外出觅食,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人自然也不例外。

  乔念念起了个大早便直奔梁朔的公司来了,门口的保安挺着个油腻的啤酒肚,见她身穿T恤搭配小短裙,背上的黑色单肩包上还挂着一只可爱的起司猫小玩偶,脚上是一双高帮的帆布鞋,也没有佩戴员工卡,立马便给拦了下来,询问她要找谁,乔念念想也没想,便说要找梁朔。

  保安上下打量了一眼乔念念,直接嗤了一声轻蔑道“小妹妹,我们梁总每天要见他的人可多了去了,但可不是随便来个什么人都可以见的。”

  随便什么人?乔念念给气乐了,真想回一句我可是你们梁总未来的老婆,可是想想又觉得即便是说出来了,那个保安也未必就能信她,搞不好把她当来捣乱的,以维护秩序为由头,把她丢大马路牙子上去。

  况且自己可不愿意用这么层身份去压人,毕竟,她喜欢低调……额,好吧,是不愿承认。

  她正考虑要不要打电话给乔景天,让他打个电话为自己放行时,一道男人的嗓音懒懒的自身后响起“老刘,让她进去。”

  乔念念别过脸,见到一位身着休闲西装的男人,双手插着兜,墨镜随意的别在衬衣的口袋里头,沐浴在阳光下,发色稍浅,半眯着眼,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与周围进入大厦那些提着公文包行色匆匆的人,显得格外不同。

  “这……”被称作老刘的保安迟疑了一下,再次得到那人的肯定后才将乔念念放了进去。

  眼前这个人也不知道是谁,总之,看样子在梁氏集团的身份也不会太低就对了,乔念念眨了眨眼,向对方甜甜一笑,摆手道“谢谢你咯”

  男人勾唇轻笑,好心提醒“梁朔办公室在十楼。”

  乔念念点点头,朝不远处快闭合上的电梯门飞奔而去,心里一个劲感叹,好人啊!

  老刘看着乔念念消失的背影,回过头疑惑道“小林总,这个女娃娃是谁啊?”

  被称为小林总的男人闻言挑眉,屈指敲了下老刘的脑壳,懒懒道“她可不是什么女娃娃,她可是你们梁总未来的老婆,记着人长相了没,下次再遇到可得长记性了。”

  老刘捂着头,瞪大了一双牛眼,她?梁总未来的老婆?怎么看都不像啊!

  不是传说中梁总的择偶标准是温柔贤淑,善解人意,年龄差不得超过三岁的名媛吗?眼前这个女孩子总觉得像哪个翘课出来的女高中生,梁总今年也得有三十二了吧?怎么未来老婆看着这样小?难不成梁总的喜好居然换成了高中女学生不成?

  老刘张口刚想再问,小林总早就打着呵欠,懒洋洋的迈着步子走进了公司,兀自和前台的女职员调笑了起来。

  乔念念乘着电梯一路直奔十楼,因为并不似其他人一般身穿正式的职业小西装,期间吸引了不少眼球,公司内部分工有序,部门与部门间有条不絮的进行着工作,这本就是整栋大厦的核心楼层,都在梁朔眼皮子底下办事,自然更不敢松懈了。

  “你好,小姐请问您找哪位?”一个男职员拿着文件叫住了乔念念礼貌的问道。

  高层职员和底下的保安素质方面到底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不过也不能这样说,毕竟能够踏进公司大门的,哪个会是闲杂人等,更何况,第十层可是整栋大楼的核心楼层,每天接见的人绝非等闲之辈,职场上,向来没有人会那么不智,会轻易去以貌取人。

  “我有重要的事情想找你们梁总,请问他的办公室在哪?”乔念念问道。

  男职员一听乔念念指名找梁朔,心中一凛,重新审视了一番眼前的人,道“梁总这会儿在开会呢,您不如到会客室去等他一下吧,我待会儿去跟梁总的秘书说一下。”

  原来在开会啊,乔念念耸耸肩,道“好吧,会客室在哪?能带我去吗?”

  男职员当即热情的为乔念念带路,心里却泛起了嘀咕,他原以为乔念念会是哪个公司高层的女儿呢,不过看样子似乎不是,也不知道眼前的女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会客室布置十分简约大方,透过旁边的落地玻璃窗,可以鸟瞰整个安城的秀美景色,阳光明媚,温柔的洒进会客室里,为米白色的地板砖铺上一层金黄。乔念念坐在会客室的黑色皮质沙发椅上喝着茶,感觉有些百无聊赖,坐一会儿后,她起身在房间里头不耐的来回踱起步来,书架上有一排书,但是全是她不感兴趣的那类书籍。

  时间流逝得飞快,乔念念看了看手上的表,她已经等了梁朔将近一个小时了,也不见有人到会客室来,按理说这会也该开完了吧?那个男职员没有可能不去告诉梁朔的秘书才是,除非……

  乔念念皱了眉,决定不等了,她抓起放在沙发上的背包,出了会客室,一路找了过去,透过玻璃窗,她终于在办公室里头看见了梁朔。

  只见他白衬衣的袖子半卷,领带微松,正看着秘书递来的文件,神情不苟,时不时指着文件的内容,嘴唇动了动,向秘书说着什么。

  太过分了,梁朔这家伙,明明早就散会了的样子。

  乔念念气简直不打一处来,这个人居然敢晾着她?简直不能忍!

  乔念念一把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抱着胸,柳眉倒竖看着梁朔,满脸的表情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我很不爽!”

  女秘书抱着文件,看着突然出现的乔念念,一脸讶异,但见到梁朔并未发表什么意见便识趣不言。

  梁朔瞥了一眼气鼓鼓得好似一只胖河豚的人,皱了眉,当即搁了手中的笔,靠在椅背上,道“张秘书,你先下去把我刚刚交代的那些事情安排一下吧。”

  张秘书哪里会不知道这是梁朔有意支开自己的话,也不知道梁朔和这个突然间闯进来女孩子是什么关系,看了梁朔的脸色一眼,带着几分揣测,也识趣的不再多待,只是点了点头,怀抱着一叠文件退了出去。

  “找我什么事?”梁朔问道。

  乔念念刚想回话,发现外头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朝里头看,估计工作太过烦闷枯燥,都想着吃吃老总的瓜换换口味。

  乔念念偏不让那些人如意,走过去,一把将百叶窗降了下来,留下外头面面相觑的众人。

  “我可是一大早就上你公司找你了,你倒好,居然敢晾着我!”乔念念指着人愤愤道。

  “没晾着,我事情处理完后自然会见你。”梁朔语气平淡。

  “你这分明是故意的!要是大客户在会客室,你也这么晾着吗?”乔念念圆了圆眼道。

  “乔念念,这里办的是公事,私事我们私底下解决。”梁朔皱眉道。

  乔念念不回话,从背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拍在了人的桌上。

  梁朔瞥了一眼桌上的文件,结婚协议四个大字豁然跃入眼中,他皱了皱眉,这丫头,又在作什么妖?

  梁朔拿起文件,开始一目十行的浏览了起来。

  乔念念在一旁解释道“既然咱们结婚是为的应付家里人,那么咱们不如立个合约,合约期为一年,合约期间虽然得住在一块,但是还是各过各的,互不干涉各自的生活,而且也不同房。”

  乔念念见梁朔专心的看着文件没有做出反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身边莺莺燕燕多,合约期间,希望不要绿我,当然,这期间你要是遇到真爱想娶进门也可以,不用满一年,只要告诉我一声,我马上会准备材料跟你去民政局离婚,绝不拖沓,当然了,这些条款同样适用于我,其余的那些条条款款你看一下,反正,总而言之,合约期间假扮夫妻互相配合,合约到期咱们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梁朔看完将文件搁在桌上,手肘撑着桌面,双手交叠,沉吟不语。

  这份协议是乔念念加班加点各种查找资料才完成的,写完的时候修改了下,还特别正式的抄下了两份,可以说每一个字都是心血,当她做完那些事的时候都将近凌晨两点了,然后乔念念愣是没睡好,翻来覆去的好不容易才睡着,闹钟却响了。

  “所以,你觉得怎么样?”乔念念凑近了人轻问道。

  “不怎么样。”梁朔皱眉“这样做对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在将来的户口本上盖上再婚两个字,梁朔是没什么,但是乔念念的话,对将来再婚必然要受到一定的影响,而且两家关系颇佳,结婚再离婚的话,不管以什么名义,必然要因为这件事产生隔阂,到时候如果影响两家业务合作的话,更是梁朔不愿意看到的。

  “好处就是,各放彼此一条生路啊,如果你怕到时候咱们离婚会有不好的影响的话,那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先提出给你离婚,然后我自己跟大家解释,是我真的和你相处不来,不关你任何事,当然,这一年里,你私人感情方面最好收敛收敛,别太明显,好好配合。”

  虽然乔念念说的,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但是梁朔还是没有马上做出决定,回答乔念念的依旧是沉默。

  “喂喂喂,梁总好歹给个回话吧,这种事我都不怕,难不成您个大男人还怕了?磨磨唧唧,行不行给个准话!”乔念念翻了个大白眼“行的话您就签个字,咱们合约正式生效。”

  激将法吗?

  假扮夫妻的游戏啊,陪她玩一年,也未尝不可。

  梁朔瞥了一眼合同里的内容,拾起了桌上的黑色签字笔,在合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还煞有其事的盖上了自己的公章,将其中一份合约还给了乔念念。

  乔念念十分宝贝的将文件放进了背包里头,仿佛那是一件什么珍贵的东西般。

  “喂,说好了哦,到时候谁要是不履行合约,谁就是对方孙子!”乔念念背上背包正色道。

  “……”

  他怎么可能,会成为对方的孙子?

  乔念念此行目的达到,便也不再多呆,拉开了梁朔办公室的门把手,向他摆摆手告别,离开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