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被骗婚以后宋青枝小说

大佬被骗婚以后宋青枝小说

作者宋青枝

言情连载中2020-02-14

在线免费阅读

骗婚以后》是宋青枝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商界大佬霍郁川在接受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周宜笙的采访后一个月,火速跟人姑娘领证结了婚,大家都叹为观止,大佬莫不是被仙人跳了吧??但只有霍郁川自己知道,这婚,是他自己骗来的......

免费阅读

  天色渐深。

  周宜笙到达同学会前,先去了趟孤儿院。她准备了些下周的苹果,装在准备好的雪人图样的小盒子里,让这里的老师等下周平安夜的时候给孩子。

  后备箱里顺带了几张新出来的动漫人物拼图,几本儿童童话。

  “宜笙姐姐。”

  “姐姐,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最近都不来找我们玩?”熟悉的小女孩凑到她身边去问。

  她轻点那小孩的鼻尖,“就只是忙工作而已。”

  不断地有孩子过来与她打招呼,她点头示意。

  “宜笙,你有空的话,过来一趟。”

  陆姐喊她去了趟办公室,陆姐做事向来风风火火,今日找她时的面容却有些纠结犹豫。

  陆姐站在风口,拉着张陈旧蜕皮的黄漆凳给宜笙坐,“宜笙,我也就只是提一提。你不是在杂志社工作吗?能给我们通过公共舆论拉一点赞助吗?”

  周宜笙耐心地听着,低头见水泥地上划过的花纹,也差不多都磨掉了。

  “哎……我也不好意思说这些的,现在我们的旧楼需要改造,政府的意思是我们要是没钱了翻新不了干脆就和川渡区的合并,也省得两头拨款。”

  “可这有些孩子在这里不知住了多久了,一旦离开这里,肯定是不习惯的。”

  “有些年纪又都还小,适应不了新环境还容易被其他孩子欺负。”

  周宜笙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我明白陆姐的意思,不过我也需要明确一下这里缺额是多少。”

  陆姐叹了口气,“要……三十万呢。”

  周宜笙实事求是地说,“我们杂志很少做慈善的版块,慈善夜也鲜少有明星捧场。”

  她起身,拍了拍陆姐的肩,“不过,时间还充裕,我也想试一试,陆姐你等我的电话。”

  陆姐握住她的手,似乎毫无保留地信任着她,面容感激,语调激动,“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

  周宜笙厚着脸皮点了点头,想着干脆……找许箐要钱吧。

  许大小姐侠肝义胆,不会吝啬小小的慈善。

  这一点把握她还是有的,假使配合许箐的公关团队做些宣传,对许箐的职业发展也有益处。

  *

  车子掉头,行驶不过十五分钟,找到了郊外新开的酒店。停车的地方很开阔,入库也很顺畅。

  尽管周宜笙对金碧辉煌的欧式设计并不感冒,但郊外的夜色足够平静与从容。

  不远处洁白的灯塔下,不断地有夜路来往的车辆。

  她在金色的玄关转门处,等许箐的宾利到来。

  未等片刻,一辆加长宾利停下。

  出来的人不是许箐,而是她同期的艺人,徐蓁蓁。

  她们三人原本是一个宿舍的,很多事情的发生让她们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比如她和顾靳交往,而徐蓁蓁对顾靳仍然殷勤备至。

  看破不说破是个简单道理。

  可顾靳有一次和周宜笙吵架时,问她为什么不能和徐蓁蓁一样永远的温柔与善解人意时,周宜笙选择了分手。

  那时候,顾靳已然通过层层选拔,被业内最大的娱乐公司看上,即将参与业内普遍看好投资过亿的电影。

  是个戏份并不少的角色。

  很多人说,他们是因为圈子不同分的手。又有人传言道,周宜笙高尚到不愿意影响顾靳的前途,当然也有人说,顾靳进了圈子看不上周宜笙了。

  周宜笙漂亮虽漂亮,但不是什么不可替代的漂亮,娱乐圈的女孩子,更有新鲜感,随时可以带来感官上的刺激。

  许箐为了这些流言特意在校园网上发了个“小三永远丑陋”的帖子,一时间热度很高,被学校直接删了贴。

  人们又多了些许猜测,不过,徐蓁蓁出道了,这些东西都被标榜上了“嫉妒姐姐而故意泼的脏水”。

  周宜笙见她从浮浮夜色里,缓缓挽过柔软的长发,摘下墨镜,助理为她披上白色貂毛的披肩,里面是v家当季的新裙,看似亲切而期待地从侧门而入,迈着小碎步走近自己,“宜笙,你在等我吗?”

  忽然喉咙有些沙哑。

  空气凝固在这里。

  周宜笙说,“抱歉,不是。”

  周宜笙不想撕破脸,很久之前就明白,当年的事情她有无数种理由责怪她,但是她没有,因为做错事的是她,而动摇的是顾靳。

  只是一句脱口而出的话。

  好像男人的心态全都表露出来了,就好像是正大光明地宣告,周宜笙,你只是我的选择之一,或许你还不如别人,你要明白自己有多幸运。

  她渐渐回过神来,见向自己走近,并一把拐过自己的许箐笑道,“宜笙,我在这儿,没找到宾利,听说是有女明星从方师傅那里借走了,我只好去我爸车库里开了辆玛莎。”

  许箐的声音不高不低,恰巧在场的每一个人能听见。

  那个借车的女明星该不会是徐蓁蓁吧?当场的人不由得都会有这个猜测。

  徐蓁蓁的脚步很快,没顾得多打一句招呼,直接去了包间。

  *

  包间的隐秘性很强。

  暗红色浮金的墙纸后特意留了真空层,既避开外界的打扰,又不会将里面的事透露出去半分。

  磨砂窗户是刻意定做的,能眺望窗外山边的夜景,却不会被外界窥探。

  尤其是在一个新传班出了三个明星的情况下,班长舒达不得不那么做,当然,他也不会因此而破费,这些明星来不可能不抢着掏腰包。

  他等着今晚的合照和刚相亲认识的女博士吹牛。

  大方热情招呼的还有另一位舍友小赵,“宜笙,你坐这里好不好?”

  徐蓁蓁不断轻晃着酒杯,连着喝了两个半杯红酒,去缓解刚才在大厅的尴尬。

  小赵深知两人之间的关系,有意地将她们位置隔开,避开接触。

  周宜笙没有拒绝,只是许箐有些不愉快,“哦,为什么中心位置留给二线明星坐?”

  先坐下的徐蓁蓁背靠山水图的那侧,恰巧在灯光之下,看似是全场最核心的位置。

  许箐这时好像她忘记了自己也是二线的事实了。

  “你要是喜欢,你坐这里就好。”徐蓁蓁站起身来,满脸委屈,酒杯不小心偏了角度,撒了。

  撒的方向不是别人,而是周宜笙。

  “徐蓁蓁,你有意思吗?咱们几个因为姓氏开头字母不得不住一起,原本是缘分,硬生生被你毁成清宫剧宫斗现场,你觉得很了不起是吧?”

  许箐并没有因为对面的几滴许嘉的眼泪而有所收敛,“你上几个综艺说几句假话,谁都把你当娇滴滴的小甜心公主了吗?”

  几个班里的男生过来,看似想要说些什么缓解气氛,可这里谁也不好得罪,那最好就是谁也不多说什么。

  周宜笙拉了她一把,“我去趟洗手间。她或许是不小心的,别多说了。”

  这时,周宜笙从包厢的大门出去,而顾靳恰好在这个时刻进来。

  风吹拂起她的裙边,却遮掩不了狼狈的红酒渍。

  他一如少年时挺拔,眼底却掺杂了其他的东西。

  她像是视而不见那般,直奔洗手间而去。

  *

  极大的镜面前,光线程亮。

  周宜笙不断地洗毛呢裙摆上的红酒酒渍,她抬头看白色高领毛衣自己的脸,好像真没有什么强烈的感情色彩了。

  时间总是轻而易举地冲淡一切。

  许箐紧跟其后,“喂,周宜笙,换我的这件经典赫本裙吧。”

  “我正好觉得冷,你把毛呢裙脱给我穿,我黑金丝绒手套你也戴上,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艳压全场。”

  周宜笙觉得好笑,果断拒绝了,“算了吧,正好这里有烘手机,吹一会,毛衣就干了。你那衣服与我的身材并不相适宜。”

  许箐没有继续坚持让周宜笙换衣,只是露出些许遗憾,很快,她把矛头对准刚刚到场的顾影帝和一不小心又撒红酒的徐蓁蓁。

  “宜笙,你是不是也觉得顾靳和徐蓁蓁很配?□□配狗,天经地义。一进门还好意思喊师兄师妹,不都一届的吗?把这样的女人带到自己公司他很了不起?”

  “不过,看上去,他们这对也没能坚持在一起多久吧,娱乐圈的是是非非,同一家公司怎么会允许……”

  “顾靳也不行了吧,高级电影圈不好好混,非要走流量路线再转型,可真是浪费那个起点。”

  …… ……

  许箐丝毫不介意在半公开的环境下探讨对家公司的艺人,周宜笙忍住不打断,却也觉得实在没必要听下去了。

  有些人出现在生命里,无关紧要。

  “You can crashing into my heart like a tidal wa ve……”

  恰好这个时间熟悉的铃声响起。

  周宜笙推着许箐请她先出去,硬是没有去满足许箐这猜测万种的好奇。

  独自在过道上接了这个陌生的电话,她一手撑在栏杆上,往下看旋转楼梯挽在一起的男女。

  “周宜笙。”

  不容侵犯与质疑的口吻。

  ——是霍郁川。

  她几乎反射性地问,“怎么了?”

  “你还没有把采访稿发给我。”

  周宜笙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作为合作对象回应道,“润色前版本刚刚校对好,等会回去发。”

  “你在外面?”

  周宜笙暗自悔恨,不应该说什么“回去发”这样多余的话。

  “又怎么了?”

  她百无聊赖地换了个靠栏杆的姿势,总不至于见到前男友以后还得在今晚横生什么波澜吧?

  老天也是得考虑到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的。

  霍郁川从容提醒道,“你知道你签字收下百分之四十的Renia股份意味着什么吗?”

  周宜笙自嘲道,“能意味着什么?农奴翻身做主人?”

  “你现在是我的女人。”

  周宜笙没有继续执迷不悟下去,果断挂上了电话。

  正对上许箐猜测狐疑的小眼神,回到坐席的她淡淡回了句,“工作不大顺心的事罢了。”

  不过是耳边细语,在有些人那里总是能被无限的放大,周宜笙每每抬头恰好都触及到徐蓁蓁寸步不离的视线。

  还有顾靳,瘦削依旧的高级电影脸,禁欲与冷寂的线条下,温和随性地交谈着,时而会心笑着,仿佛一瞬间是会脸红的清俊少年。

  气质如高山,声音如清泉。

  会有一种的他好像原本早已融入这个班级的感受。

  不算太刻意,不大有表演的痕迹。

  屋外不知何时下的雨。

  班长舒达亲自殷勤地去找酒店的人为各位同学要来了伞。

  周宜笙与其他人原本也少交集,她低声将孤儿院的所需援助提出来,许箐没有迟疑太久,几乎在她提出以后就默认同意了。

  众人原本也是三三两两地交谈着,直到顾靳举杯,满座同学热切回应着,纷纷站起身来,一个劲的夸赞与吹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乙方对甲方的恭维。

  舒达作为班长,自然要站出来发表感言,“顾靳,你能有今天,是我们在座的都没有想到的,不过转而一想四年同窗,你一向那么出色,我代表我们新传班祝你前程似锦,片约不断。”

  顾靳没有居高临下地不理睬,尽管厌倦这样的觥筹交错,他依旧得体回应。

  举杯共邀时。

  一下子给在场所有人的错觉是好像顾靳谁的面子都肯卖。

  正当众人纷纷准备着这样的寒暄与客套,许箐毫无预兆地轻蔑地笑了声。

  “舒达,你就你了,非要代表我们所有人干什么?”

  许箐拆场子的功夫不下任何一位。

  舒达只是看似老实而无奈的笑着,其实前几杯酒喝得他脚下有些不稳了,又出来这么个挑事的人,他朝许箐举杯道,“也祝我们许大明星节节高升。”

  “多谢你了哦。”

  许箐态度几近敷衍,只是举杯示意了一下,一口酒也没喝。

  顾大影帝的脸色镇定自若,仿佛刚刚发生的小插曲,无关紧要,他压根不会计较。

  周围的人再度热闹起来。

  舒达一直站着也没坐下去,失去的面子总也是想要回来一些的,“也祝宜笙在杂志圈混出名堂来。”

  忽然被cue到一下的周宜笙其实也不算舒服,充满着市侩气的恭维,夹杂一点对你现况的提醒,毕业不是一天两天,已然是两年半了。

  没什么名堂的人,被提醒以后,也没有什么太精彩的脸色,周宜笙只是波澜不惊地回视一眼,“谢谢。”

  徐蓁蓁见周宜笙再度成为人群的中心,见到顾靳逐渐偏移靠近直至从未离开的眼神,她强忍着不悦道,“宜笙,刚刚真的是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和你说抱歉,待会我让助理送一件范思哲的毛衣过去,希望能弥补一下我的过错。”

  “很好。我会收的。”

  挂在闲鱼上,卖了万把块送给孤儿院,也不是不可以,缺钱的时候会觉得,任何一笔数目都不算少。

  只怕有些人,不过是在众人面前虚张声势,未必舍得真送一件过来。

  她们的友谊有多廉价,周宜笙一直以来都知道。

  许箐轻笑了声,一本正经的问道,“周宜笙,你是认真的吗?”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周宜笙、顾靳和徐蓁蓁的事情大家多少有些耳闻,顾靳也没有避而不谈,甚至在一些公开场合也承认过,大学时代是有女朋友的。

  冷盘未动,热菜开始上了。

  许箐和几个老同学不断对峙起来,旁人大都笑得是一件事情,“怎么徐蓁蓁走这个清纯小花旦的路线,许箐也走这个路线?”

  这些人言语间看似也只是说笑,平常这些人私底下吐槽再多,很少拿到明面上讲,今日喝酒助兴,反而没了拘束。

  “我想走什么路线,就走什么路线,要你们管啊。”

  许大小姐做事说话,毫无顾忌。

  “许箐,是我们觉得可惜,你这么豪气,眉目英气十足,现在港片也难出这么个人物了。”

  “是啊,有个性的人何必跟着市场的步伐走?”

  许箐笑着,拿出手机把她经纪人电话拿出来,“你帮我和经济人说,万一得罪了你给老子负责。”

  众人捧腹大笑。

  时而也有人给周宜笙劝酒,她因为要开车,滴酒未沾,筷子未动,不知不觉间手机震动了很多下。

  Yu:你刚刚挂我的电话?

  3 mins later.

  Yu:这就是你的态度?

  周宜笙觉得霍郁川最近可能投标项目都没有中,不然不可能会这么空。

  许箐拽了拽她的衣袖,递上一碗热汤来,周宜笙感念她的贤惠,心怀感恩地接过,自然按掉了屏幕。

  不远处,前男友正空着一碗,作势捧起,似乎是准备要帮谁盛。

  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放开手脚。

  他们本就应该坐得更近一些的,周宜笙看着徐蓁蓁和顾靳,忽然觉得有些可惜。

  她觉得今日自己过来,或许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顾靳朝她望了几眼,似乎是觉得她挡住了他的视线那般,有些忿忿不平的。

  *

  酒过三巡。

  当俗人世界的升职,加薪一次次被提到餐桌上,这就与普通的同学会没有了太大的区别。

  顾影帝向来和气得很,看似有教养很耐心地倾听着,甚至在需要建议与帮助的时候,不吝啬提出自己的思路,眉眼间儒雅随和的态度里尽显认真。

  只有周宜笙知道,顾靳骨子里的清高让他一直很讨厌这些东西。

  雨一直在下。

  觥筹交错间。

  班长舌头都大起来了,张罗着一定要拍一套全体合影,如果不是顾靳会来,绝大部分的同学也不可能这么急切的赶来,舒达心中有数。

  顾靳站在第二排的最左边,好巧不巧,他身前时徐蓁蓁,另一头的许箐和周宜笙站在最右面,和往常一样挽在一起,许箐侧靠在她的肩头,还给人以有些小鸟依人之感。

  周宜笙没有任何表情,镜头看着她,她同样凝视着镜头。

  “茄子。”

  一群失去了少年气的人,拖长了语调,如讽刺穿耳。

  *

  刚拍完,顾靳从左手边走来,目光犹豫不定,问自己可以单独聊两句吗

  周宜笙没有回绝,“好。”

  顾靳下楼,熟稔地找了个独立的休息室,面对仿文艺复兴建起的落地窗边,他点了根薄荷味的烟,回头示意周宜笙在猩红色的沙发下坐下来。

  “宜笙,好久不见了。”

  在众人面前看见得体的与谁都合得来的顾影帝,在这一刻,多了几分颓废与沉郁。

  还开了一瓶朗姆,递到沙发前的金属桌上。

  周宜笙面无表情,“有些人并没有见面的必要。”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留情面。”

  顾靳走回沙发,坐在她的侧面,灭了那烟头。

  周宜笙自嘲,“也并非如此,社会总会磨平人的一些棱角,你又怎么会知道我如今是什么样的?”

  顾靳垂下眼眸,往沙发后仰而去,“很抱歉,这三年没能和你一起经历。”

  客套的话,显得温和而克制。

  “你说错了,”周宜笙浅笑,挑了挑眉,“和我一起,或许你还是原来那个平庸到随时被遗忘的人,而不会有现在。”

  “或许我可以离开那个圈子。”

  周宜笙觉得换作以前,她定是感动万千,可现在她只是理智地提醒他,“我们为什么分手,你好像误会了我的意思,这和你在什么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男人用满不在乎的语调道,“徐蓁蓁?我只是因为她家境贫寒,那时她急需要用钱,我才找人带她入的公司。”

  “我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过。”

  “宜笙,我们之间的误会很多,许箐的话有时你不能全信。”

  雨骤然大起来。

  整个房间的玻璃上蒙上了一层水雾。

  朗姆酒孤零零地伫立在金属桌上,比起年轻时他们喜欢的廉价威士忌,显得庄重又名贵。

  抬头看,男人的视线依旧柔和,又有所期待。

  依身剪裁的西服,再也没有少年刚刚穿上去格格不入的感觉了。

  他们不需要去扮演什么大人了,他们现在就站在成年人的世界里。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或许只是没得到的有所遗憾罢了。

  周宜笙没有继续隐忍克制,“怎么,你在进修影视艺术时还辅修了PUA最新课程,让我疏远我的朋友,你有意思吗?”

  她兀自站起身来,像是迫切地离开这个密封的环境,“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

  周宜笙转身要走。

  顾靳拉着她的手腕道,“想要去五大刊工作吗,随时可以帮忙。”

  他好像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她。

  欧美人为主的时尚圈子审美背后严重的歧视链,周宜笙向来不喜。

  “不用了。”

  说罢,周宜笙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我之前旁听到了,所以把钱打在你卡上了,上袁的孤儿院那里,如果还有什么其他的需要,随时可以找我。”

  “顾靳,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多情需要和你的演技一样,点到为止。”

  周宜笙合上门,没有再回头。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