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光体舒沅陆斐小说免费

发光体舒沅陆斐小说免费

作者微风几许

言情连载中2020-02-14

在线免费阅读

主角是舒沅陆斐的小说名是《发光体》是由微风几许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追夫火葬场。主要讲述的是:舒沅和陆斐在一起六七年,舒沅被宠的越来越娇气,一直仗着陆斐的喜欢作天作地,终于某天陆斐提出了分手……

免费阅读

  舒沅回到父母家,舒爸爸端了个茶缸下楼,看见他第一句话就是:“小陆呢?”

  舒沅闷头往房间走,擦肩而过时脚蹬得哐哐响。

  等进了门,他猛地把门摔上了。

  舒爸爸回味过来,慢悠悠晃到厨房:“又耍性子了?”

  舒妈妈正和家政阿姨一起包粽子,笑道:“没理你呢?我叫也不理,一提小陆像吃了炸-药包。”

  舒爸爸咂摸嘴,并没有当回事。

  这舒沅闹别扭就好比狼来了的故事,次数多了就引不起重视了。

  奇怪的是这回直到吃晚饭,陆斐也没有赶到家里来接人,舒爸爸看着舒沅就有点不顺眼了。

  舒沅一发脾气就连坐周围的人,是他们家娇惯出来的。再加上他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气过了就又是软绵绵的一个乖小孩,很容易让长辈忽视他应该被教训这件事,等舒沅长大了,想要再教训的时候已经晚了。

  舒沅一个人坐桌子那头,眼尾红红,可能是又哭了一场,这会儿吃饭也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说说,这回又怎么欺负人家了?”

  舒爸爸问。

  舒沅扔开筷子:“我怎么就欺负他了?明明是他不对,还是我的错了?”

  对着父母,舒沅把满腹委屈从头到尾按顺序讲了一遍,除了陆斐要分手这个细节,他不想父母担心。

  和温宜的反应一样,父母也没想到这回竟然是因为一只碗,分分头疼。

  舒妈妈哄他:“不就是那种花里胡哨的碗吗?又不值钱。上次买的时候我也拿了一套,你忘了?一会儿回去的时候把我那套带上,行了吗?别生气了啊。”

  舒沅哽住。

  这怎么就变成了一只碗的事呢?

  他忽然一点也不心疼那只碗了,好像早上因为它而产生的气愤都是那么微不足道,他为什么要因为几年前买的、早就忘在储藏室的一只碗发那么大的脾气呢?

  可是这样一来,就显得陆斐真的很过分。

  连他都可以不在意这件事了,陆斐为什么还要那样?

  “我今晚不走。”最后,舒沅只这样说。

  这晚舒沅睡在自己的房间,却睡得并不好。

  和陆斐搬出去住的这两年,他已经习惯了那个家里的床,床垫是陆斐选的,按照两人的身体结构和睡眠习惯定制,每一处都很熨帖。

  睡得不好,舒沅就做了很多的梦。

  他梦见第一次见到陆斐的场景,陆斐长得那么高,看起来那么冷,生活拮据又古板。

  根本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可是陆斐太好了,陆斐对他的温柔和妥协,让他的恣意毛躁得到了释放,他喜欢被陆斐哄着的感觉。

  早上醒来,舒沅有些怅然若失。

  他的手机上收到了两条提示,都是家里的指纹锁使用记录。

  陆斐昨晚十一点五十五分进了家门,今早七点十分又出门上班了,看起来和加班的那些夜晚没有什么不同。

  吃早饭时,舒爸爸说:“我昨晚给小陆打电话了。”

  舒沅装作没在听。

  舒爸爸故意卖了很久的关子,直到儿子要绷不住了才说:“人家没生气,还关心你晚上有没有吃饭。我还问了,昨天一整天他们都在开会,哪里有空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浪费精力?”

  舒沅狐疑:“真的?”

  舒爸爸:“真的。”

  舒沅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舒爸爸说:“吃完饭你就给我回去,这回不要又想着让人家来接,工作一天已经很辛苦了,还要跑半个城市来接你,你少给他找点麻烦。”

  舒沅别别扭扭吃完了早饭。

  在舒爸爸三催四请下,舒沅不得不往门口挪动。出柜那年已经把他爸气了个高血压,要是再闹,恐怕要把他爸气晕,陆斐来做家教的时候,他爸就特别喜欢陆斐了。

  临走前舒妈妈让他带了一袋子粽子回去:“端午节要到了,外面天气热,别一天到晚瞎跑,到时候有空就回来没空就算了。”

  舒沅不想拿:“不要,我又不会弄。”

  舒妈妈看白痴一样:“指望你?”

  陆斐是什么都会的。

  舒沅无法反驳,只好拎着袋子开车走了。

  *

  这天不是周末,陆斐却在家。

  舒沅拎着大口袋,头发乱蓬蓬,站在家门口看到家里的人,鼻子就是一酸。

  陆斐真是个王八蛋。

  他想。

  陆斐穿戴整齐,应该是去过公司以后再倒回来的,看样子是和陆爸爸通了气,知道他现在会回来,所以在家等着他呢。

  冷战一整天,两人都是一阵沉默。

  舒沅先开口,猫一样小声:“好沉啊……”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舒沅眼眶就发热了,跟在撒娇一样。

  他特别讨厌自己这一点,情绪管理很失败,总是显得脆弱,或者无理取闹。

  陆斐走过来,接过他手里的袋子:“阿姨做的?”

  舒沅:“嗯。”

  陆斐将东西放进冰箱冷藏室,转过身舒沅已经进来了。客厅放着陆斐的行李箱,看样子可能是昨晚收拾的,舒沅有点疑惑:“你要出差吗?”

  怎么都不告诉他,难道冷战的人有权利不告诉对方自己的行程了吗?

  陆斐黑眸中看不出情绪,回答的语气却没有什么起伏:“不是。”

  舒沅抬起头看他:“那……是?”

  舒爸爸明明告诉他陆斐没生气的,难道陆斐还学会了两面三刀,一边欺骗长辈一边想私下给他点颜色看看?

  陆斐很快说:“昨晚本想和你说的,你不在家。东西我先收拾了,一次性可能拿不完,要分几次才能来。你晚上睡得晚,我晚上下班也晚,下次我正好晚上再来拿。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也可以等你不在的时候来。”

  明明陆斐说的每一个字舒沅都能听懂,但它们组合在一起,舒沅就听不懂了。

  他脑子在嗡嗡的想,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到了这种地步。

  “叔叔和阿姨那里,考虑到叔叔身体不好,我准备慢慢告诉他。”陆斐说,“我会和他如实说,我们分开是我的责任。朋友那边,我也会一一告知,如果你希望由你来说的话也可以——”

  “陆斐!”舒沅终于打断了他,“你是在和我分手?”

  陆斐看上去很认真:“是。”

  舒沅气得发晕:“你滚!”

  陆斐站了几秒钟。

  舒沅根本不想看见他:“你要走就走,说那么多废话?你那么无聊、无趣,又古板得要死,我早想和你分手了,现在正好,我终于解脱了!你以为我会求你?”

  陆斐什么也没有说。

  然后真的拿起箱子走了。

  门关上的一瞬间,舒沅的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出来。

  *

  全世界都知道舒沅和陆斐吵架了。

  没有了陆斐的管束,舒沅找到那群逐渐疏远的朋友,出门疯玩了几天。

  舒沅在朋友圈发了很多照片,夜店的、酒馆的、派对的,他长着一张奶乖类型的脸干尽了叛逆的事。

  陆斐很讨厌他和那群人一起玩,也讨厌他喝酒、蹦迪,更讨厌他和别人勾肩搭背,暧m不清。

  可这次陆斐一个字也没发表意见。

  舒沅心里堵着气,他猜陆斐可能把他拉黑或者屏蔽了。

  有天晚上他忍不住想试探一下陆斐到底有没有那么做,就随便发了个标点符号过去,发成功的一瞬间,他立马眼明手快地撤回。

  聊天框很快显示出“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

  舒沅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找回面子,抢先发了一条信息:[不小心按错了。]

  别以为是他在示弱。

  他又发:[你什么时候把东西拿完?]

  上次两人吵过后,陆斐明明说过会来拿东西,却始终不见人影。

  舒沅听温宜说,陆斐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还顺便租了个车位,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在那里住下去。

  舒沅听得生气,又拉不下面子去找陆斐。他甚至还替一向节省的陆斐心疼过钱,他想,过段时间陆斐搬回来了,那租的房子和车位多浪费?陆斐要挣多久才挣得回来?

  陆斐回复得很快。

  [最近人在国外,可能下星期回来,抱歉。]

  舒沅这才想起陆斐公司上市的事。

  可是看到这行字他又觉得气闷。

  陆斐字里行间都没有后悔的意思,甚至显得很冷静。

  舒沅:[下星期不来拿,我就把你的东西扔出去。]

  陆斐:[好。]

  舒沅气得重新跑出去玩。

  有一天舒沅早上醒来,突然觉得肚子很饿。

  他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发霉的味道熏得他作呕,好容易定睛一看,罪魁祸首是那块被他遗忘的华夫饼。

  是陆斐那天早上给他做的。

  他闹过脾气把它塞进冰箱的时候,还想着陆斐会处理掉它。

  天气不太好,夏日的雨说来就来。

  窗外淅沥沥的雨声中,舒沅看着盘子里面的华夫饼发呆。

  舒沅已经十二天没见过陆斐了。

  所以陆斐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