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万福楚惜宁赵玄之

王妃万福楚惜宁赵玄之

作者程颖

古言连载中2020-01-13

在线免费阅读

《王妃万福》是程颖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楚惜宁死在了十八岁这年,死在了与她成婚三年的夫君赵子逸的剑下,原来一切的深情与喜爱斗不过梦一场,梦醒了,她回到了十五岁这年,这一世,她不会再羊入虎口,她要将赵子逸踩入泥土之中,让他永远不得翻身.....

免费阅读

  “惜宁醒了吗?”

  “还没有,刚刚还在说梦话喊娘娘呢。”

  “这孩子也是个傻的,明明知道贵妃娘娘是故意针对她,怎么还要在这大冷天的下水去帮她捞镯子呢?皇后娘娘向来疼她,就算她违抗了贵妃,得罪了贵妃,皇后娘娘也不会怪她啊。”

  “姑姑,咱们看着惜宁长大的,惜宁什么性子您还不知道?得罪贵妃是小,关键是怕皇后娘娘被人诟病御下不严啊,惜宁向来是个懂事的,怎么会给咱们娘娘惹麻烦。”

  “唉,说得也是,惜宁向来懂事……”

  ……

  楚惜宁睡得很不安稳,喉咙发涩,头痛欲裂,她想睁开眼,却发现眼皮好像有千斤重,怎么睁也睁不开。

  她仿佛在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她嫁了人,娘娘死了,后来她也被一个男人杀了。场景一转,她站在冰冷的河池里,弯着腰在里面摸索什么,河水的寒气渗入到了她的骨子里,她冻得发抖。

  忽然脚下踩入一处淤泥,她脚下一滑,深陷了下去,冰冷的水瞬间淹没了耳鼻。楚惜宁感觉到呼吸困难,她不断挣扎,一声声喊着救命……

  “救命!”

  “姑姑,惜宁醒了!”

  青枝正在与雪枝说话,不时瞥一眼床上的人,才说了没几句,就见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大喊救命。

  两人赶紧走过去,对惜宁一阵嘘寒问暖。

  楚惜宁被两人的动作弄得懵懵的:“……这里……是哪里?”

  楚惜宁从水里被救起来就大病了一场,声音有些沙哑。

  雪枝替她倒了杯热茶,手贴了贴她额头,温度不高。她松了口气,顿时打趣:“这烧是退了,怎么人却像傻了呢!”

  青枝接话:“惜宁,这里是你的房间啊。你不记得了吗?前日你下水替贵妃娘娘捡镯子,结果差点丧了命,被捞上来整整烧了两天。”

  楚惜宁捧着热茶抿了抿,抬眼看向四周。

  屋内梨花木的桌椅,紫色的珍珠帘子,窗前白釉瓶里的兰花,非常熟悉的格局。

  这是未央宫的上等宫女房,她从五岁进宫就住在了这里。

  惜宁垂眼看着自己那双干净稚嫩的手,杯里热水的温度透过杯杯壁传达至掌心,热热的,暖暖的,很真实的感觉。

  她想起刚刚青枝说的落水,抬头看着她,试探问:“现在是……鸿元十四年腊月底?”

  前世她就是这个时候被贵妃为难,在水中差点溺亡。

  她脸色憔悴,穿得单薄,声音也小心翼翼,青枝待惜宁向来以姐姐自居,因此非常心疼。她拿了件御寒披风给惜宁裹上,摸了摸她的头发:“傻孩子,现在当然是腊月了,还有两个月就是你生辰了,你忘记了?前些日子娘娘还说过等你生辰的时候要给送你一套你最喜欢的紫水晶头面呢!”

  皇后娘娘。

  听着别人口中提及她,惜宁眼中一阵恍惚。

  前世的惨烈她不想再回忆,惜宁搁了茶杯,只渴望着可以马上见她一面。

  她掀开被子下榻,边道:“我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起了吗?”

  青枝赶紧阻止,想让她躺回榻上:“你还病着,药还没喝怎么可以下床?皇后娘娘那边不用担心,她亲自开口说让你休养半个月的。”

  “不用休养了,我已经好了。”惜宁不听,就想马上见到皇后。

  “娘娘现在不在未央宫。”青枝无奈,“梅林的红梅都开了,太后邀了娘娘和后宫四妃正在梅林饮宴赏花。”

  梅林?饮宴赏花?

  惜宁想起什么,推开青枝,披了衣服就往外跑。

  梅林。

  晨间的梅花还沾染着湿意,清香扑鼻,花下主子们坐着闲谈赏景,宫女环绕。

  太后捧着手炉,见皇后心不在焉,关切问了句:“皇后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精神恍惚?”

  皇后闻言,忙放了手中杯盏,回道:“谢母后关心,臣妾无事,只是昨日睡得晚,早起后头晕无力罢了。”

  “无事就好。”太后点点头,“这后宫事务繁忙,也多亏了你尽心,才能将后宫管理得紧紧有条,让众人和睦融洽。”

  皇后笑着接话,连称不敢当。

  韩贵妃见两人相谈甚欢,冷哼了声,递了个眼色给旁边的李贵人。

  李贵人心领神会,看向皇后笑着道:“相传皇后娘娘与皇上的初次相遇,便是在一片梅林,娘娘一舞倾城,让皇上以为遇见了天上仙子,得以促成一段可喜良缘。娘娘,今日梅花正艳,妾们能否有福气,一睹娘娘跳舞风采?”

  李贵人今年才入的宫,长得活泼娇俏,这段时间颇得圣宠。皇后与她接过几次话,觉得李贵人心思简单,没什么手段,不会来事儿的在宫里向来都是活得最久的。皇后本以为李贵人是个明白人,却怎料还是逃不过后宫的权势熏染,学会了拉帮结派,如今攀上了韩贵妃。

  韩贵妃是什么样的人在宫里稍微呆了两年的人心里门儿清,这李贵人日后的路怕是就这样了。

  若是能守得住本心,皇后也可以帮帮她,但现在她明显是和贵妃有所图谋,所以皇后只是笑了笑,随意说了两句搪塞过去。

  李贵人见皇后不将自己的话当回事,险些将手里的帕子都撕烂了。

  韩贵妃就知道皇后不会轻易答应,她起身道:“娘娘真是过谦,众姐妹能在这样一个好天气里齐聚的日子也不多,献上一支舞贡太后观赏是妾等的福气。素泠向来爱舞蹈,今日不才,便想叨扰姐姐请教请教,不知道姐姐能否答应?”

  太后没有见过皇后跳舞,贵妃的倒是见过几次,见她都说要向皇后请教,倒了点兴趣,她印象中宫里好像没有谁的舞艺能超过贵妃。

  “皇后,你也试试吧。”

  太后都这样说了,皇后倒不好再推辞,只能点头。

  见皇后起列,韩贵妃嘴角不着痕迹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惜宁赶来时见到的便是皇后与贵妃共舞的模样,梅花树下,两人姿态甚美,但从远处看,贵妃伸展的动作明显有所顾忌,步伐总随着皇后,像是在等待什么时机。

  惜宁想起了前世。

  上一世就是这场舞,让皇上皇后险些闹翻,皇后还掉了自己的孩子。

  韩贵妃为了保持脸蛋和身材,长期食用一种能延缓衰老的药物,凡事有好有坏,这药的副作用就是损害身体根本,致女子不孕。但韩贵妃却怀孕了,御医说胎儿活不过三个月在韩贵妃意料之中,韩贵妃却不敢告诉皇上实情,于是买通了太医隐瞒此事。

  后来更是想出一条毒计,想利用这个迟早死去的胎儿来陷害皇后娘娘,让众人以为是皇后善妒容不下她的孩子。

  上一世贵妃跳舞时故意摔倒流产,皇上又“恰好”经过目睹一切,贵妃梨花带雨,皇后不屑解释。多情的男人永远只偏向楚楚可怜的弱者,最后的结果就是皇上抱着计划得逞的贵妃离开,罚皇后禁闭三个月。

  皇上有意冷落,宫中风向大变,纷纷倒向贵妃,贵妃便是钻了这个空子,才有机会对皇后下毒成功。

  皇后不知自己已有身孕,最后孩子掉了,甚至再也不能怀孕。

  皇后原来是自己的生母,她在宫外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好不容易逃离了父亲那个火窝入了宫,但谁又知道皇宫锦衣玉食锦衣华服的背后亦是提心吊胆夜不能寐?踏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惜宁突然有些心疼母亲。

  她这么些年在宫中过得无忧无虑,是因为她母亲在背后默默守护,替她撑起半边天,但她的母亲,她没有靠山,只能靠自己。

  惜宁握紧了拳头,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

  一瞬间,一条计划就涌入脑海。

  惜宁看着不远处的韩贵妃,扒乱了自己的头发,转眼就向她冲去。

  韩贵妃见皇后专心致志,红唇一勾,见时候差不多了,她探出左脚,就要借势摔倒,哪知这时突然听见一声:“走开,你这个坏女人,休想害我家娘娘!”

  一股重力向她推来,韩贵妃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推倒在地,腹间顿时剧痛无比,血一点一点从衣裙下渗了出来。

  皇后看着突然出现在身边的惜宁,惊愕不已,还没开口问什么,就听一道尖细嗓音喊着皇上驾到。

  众人纷纷下跪见礼。

  韩贵妃见皇上过来,嚎啕痛哭:“孩子……皇上……我的孩子……”

  “贵妃这是怀孕了?”太后怀过身子,见贵妃流了这么多的血,自然一眼就知道是怎么了,她赶紧吩咐,“快去请太医!”

  皇上去皇后那里的时候见过几次惜宁,所以有些印象,刚刚过来也正好看到惜宁在推贵妃,他眉头紧拧看向皇后,声音色厉:“皇后,这件事你最好给朕一个合理的交代!”

  说罢就要抱着贵妃离开。

  一切转变来得太快,贵妃为什么怀孕了?惜宁怎么会突然出现?皇上怎么也恰好这个时候过来?皇后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皇上且慢!”惜宁突然大喊,往皇上面前一跪,皇后回过神来,拉都拉不住。

  惜宁长话短说,三言两句说出了贵妃服用特殊药物和怀孕买通太医的事情。

  皇上要走的步子顿时停了下来。

  在他怀里的贵妃有些慌了,朝惜宁怒斥:“大胆贱婢,竟敢口出狂言诬陷本宫!来人,将她拉下去乱棍打死!”

  “慢着。”皇上看向贵妃,神色不明,“让她说。”

  惜宁知道皇上是个赏罚分明的君王,他并不沉溺女色,对后宫向来雨露均沾,公平对待。唯独对皇后娘娘,多了点偏爱,所以才会立她为后。

  所以惜宁才会想着实话实说,而不是去想其它的什么法子揭穿贵妃以惹皇上猜忌。

  “皇上还记得奴婢前几日差点溺水而亡的事情吗?那时贵妃娘娘便以为奴婢听到了她的秘密,想要找法子将奴婢灭口,是奴婢命大,才没有命丧贵妃之手。”

  惜宁险些溺亡的事情皇上知道,因为他昨日去探望皇后,听皇后提及的,不过当时皇后没有说缘由,惜宁只是个宫女,他也便没问,却原来是这个原因差点溺死。

  几句话之间,太医抹着汗到了,惜宁认出来那是被贵妃买通的魏太医。

  而皇上,见到魏太医时心就沉了沉,惜宁的话此时信了大半。

  魏太医不知道贵妃收买自己的事情已经被人抖出,今日流产之事本也是贵妃的计划之一,他只是过来走一趟流程。

  魏太医装模作样给贵妃把了脉,然后故作高深,起身对太后和皇上道:“启禀太后,皇上,贵妃娘娘此是男胎,可已有滑胎之兆啊。”

  皇上看不清情绪:“还有呢?”

  “贵妃已怀胎三月,胎像稳固,可这一摔,不仅孩子掉了,更是身子受损,以后怕是也难以受孕。”

  言外之意就都是摔跤惹的祸,而谁是这个致使贵妃摔跤的呢?是突然出现在现场的惜宁。但若不是惜宁出现,那这个背锅的人就是皇后了。

  “庸医!”皇上见魏太医之言与惜宁所说无二,气得脸色铁青,一脚踹上去,“来人,把他给朕押下去。”

  最后这场闹剧以关贵妃半年禁闭抄佛经收场。

  皇上怒气冲冲离开,冬日天冷,众人热闹看完,也没久待的意思了,不一会儿人就走光了。

  皇后拉着惜宁的手一直在抖,她不敢想象贵妃竟给自己使了这么大一个绊子,更不敢想象若不是惜宁及时出现,后面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贵妃行事嚣张,皇后性子平和,只要真正不触碰她的底线,她不会计较什么。但经此一事,惜宁想,皇后肯定会防备贵妃了。

  “娘娘,冬日风冷,咱们赶紧回未央宫吧。”惜宁向往常一样,扶着皇后道。

  皇后转头看向她,才发现她衣服只穿了件单衣,外面披个薄披风,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憔悴又狼狈。

  她看向追过来的雪枝青枝,面有怒色:“不是让你们好好看顾的吗?让她到处乱跑,又病重了怎么办?!”

  “娘娘,不怪两位姑姑。”惜宁挽住皇后手臂,“是惜宁担心娘娘,所以自作主张过来了。”

  皇后一听更是心疼不已,将自己的披风摘了下来给她披上。

  惜宁看着皇后真心关切的脸庞,心里一阵阵的温暖流过。

  在未央宫半个月的好吃好喝下,惜宁不仅病气儿全好了,最后还长胖了两斤。

  十五岁的女孩年纪稚嫩,皮肤白嫩,双颊增了些肥,更显得嘟嘟可爱。皇后见到这样的惜宁,都忍不住去捏了捏她的脸蛋,好一阵夸赞。

  重来一世,惜宁按部就班的生活,每日工作就是伺候皇后,待在她身边负责逗皇后开心。

  至于赵子逸,惜宁想,希望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交集。

  “惜宁,我怎么感觉你这些日子像变了个人似的?”青枝和惜宁正要去御花园采 花,她提着花篮与惜宁道。

  惜宁歪着头笑:“那姑姑觉得是变好了还是不好呢?”

  “当然是好了。”青枝抿着嘴笑。

  前些日子惜宁突然迷上了冷宫的三皇子,见天儿的往他那里跑。这偌大的皇宫谁不知道冷宫的三皇子?生母生前不检,死后凄凉,生出的孩子也被人嘲笑野种。

  青枝虽然可怜那位三皇子,但皇宫这个地方最不讲究人情,他从小在冷宫那样杂乱的环境下长大,谁知道他真正的性子。惜宁单纯,跟这种人少些来往最安全。

  但她不管怎么劝惜宁,她还是要往那边跑,就连皇后都动过怒气,惜宁倔强,皇后最后也就随她了。

  主子都管不了,她也没办法了,最后索性也不管了。

  可谁知惜宁那日高烧醒来,却自个儿不主动去提起那个人了。

  跟皇后娘娘说起,娘娘还说是小孩子的喜欢,冲动劲过了就过了,这件事就这样一揭而过,现在谁也不提了。

  两人正说着话,却突然听前面假山传来一阵尖声谩骂,还有甩鞭子的啪叱音。

  青枝赶紧拉了惜宁手臂躲在假山另一端,显然不想惹麻烦上身。

  但有时候你不惹麻烦,却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上你。

  只听那边谩骂的声音骤然停了下来,然后警戒一句:“谁在那里?”

  像是发现了她们的存在。

  现在是想走也走不了,两人无法,只得站出来。

  惜宁从听见那道女音,就猜到那人是谁了,等出了假山,见到那个拿着鞭子的女人时,她脸色淡淡,看不出表情。

  林莹月见是两个宫女打扮的人,松了口气。她不屑地睥睨了地上的人一眼,对两个人冷冷道:“你们看见了什么?”

  青枝年长惜宁几岁,在宫中处事圆润,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是威胁的意思了。

  林莹月是将军之女,前年将军立了大功,封赏荫及家人,封林莹月为郡主,赐封号宝意。但即使有了封号,林家再得宠,终究不是皇室中人,越不过一个皇家名头去。

  青枝出来的时候就用余光偷偷瞥了地上人一眼,一下子认出了那是谁。

  当今皇上有五子,其中两个最不得宠,一个三皇子,是因为他母亲偷 情被抓,三皇子被认为是野种,被丢弃在冷宫不闻不问。还有一个就是大皇子了,说起他的身世来,众人最多的是可怜。

  大皇子的生母原是贵妃身旁伺候的一个洗脚婢,某日皇上醉酒去找贵妃,贵妃与皇上闹脾气避而不见,皇上醉酒不识人,头昏脑浊之下将走进来的婢女给宠幸了。

  皇上身份尊贵,自是不会喜欢一个洗脚婢,看着她的目光甚至带了几分厌恶,早上起来离开后连封号都没给。

  还是因为洗脚婢后来怀孕了,皇上才给了一个八品荣林的封号,居于偏僻的陋室,直到生下孩子,皇上都没有过去瞧过一眼。

  那个孩子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也就是如今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大皇子了。

  宝意郡主虽然是郡主,但与皇子终究比不得,不管大皇子受不受宠,这都不是郡主可以打人的理由。

  因为这话传出去,不是丢了大皇子的脸面,而是整个皇室。

  故青枝拉了惜宁跪下,顺从一笑道:“奴婢们是未央宫的,皇后娘娘这两日头疼,便让奴婢们出来采些花回去养着玩。眼看天色不早了,奴婢们也该离开了,至于宝意郡主说的看见什么,奴婢们才刚走到这里,自是什么也没看见。”

  林莹月抱着手臂轻哼了声,不置可否。

  惜宁却一直没说话。

  林莹月注意到了她,鞭子一甩打到她旁边:“你怎么不说话?”

  鞭子落地激起一地灰尘,空气中的咻咻声听得青枝胆战心惊,她赶紧扯了扯惜宁的袖子提醒。

  惜宁这才从前世回过神来,抬头就对上了林莹月傲慢不可一世的眼神。

  前世的林莹月也是傲慢无比的,但她最后也死在了自己的傲慢之下。她高估了自己在那个男人心里的位置。

  惜宁本以为自己很恨林莹月,但现在这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她却发现自己的心很平静,面前的这个人激不起她心中的一丝浪花。

  前世林莹月最后和她活成了仇人,她没害过林莹月,但因为赵子逸娶了她,她的正妻之位挡了林莹月的路,所以林莹月总是为难她,刁难她。

  赵子逸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什么也不说,变相地纵容林莹月,给林莹月希望。

  林莹月也确实在他的变相纵容下,不断折磨她,最后甚至放肆到皇后娘娘身上。

  她知道赵子逸要谋反,也知道自己拦不住他,最后选择顺应天意,只要皇后娘娘好好活着就好。她知道赵子逸想要什么,于是去求赵子逸放过皇后娘娘,她愿意将皇后娘娘给的圣旨和玉玺都交给他,不让他落个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之名。

  一切本来进行得好好的,赵子逸也答应了不伤害皇后娘娘,但因为林莹月对她的私恨,最后甚至迁怒到皇后娘娘身上,将无辜手无寸铁的她害死。

  她从小就被抛弃,是娘娘将她带她,她对皇后不单单是尊敬,亦有孺慕之情。娘娘的死就像是彻底打开了她怨恨的阀门,她恨不得将林莹月千刀万剐。

  她的身子不行了,但她不想放过林莹月,最后一赌让赵子逸动手杀了她,她本只是试一试,但没想到赵子逸真的答应了,还是毫不犹豫。

  她以为赵子逸是喜欢林莹月的,却不想也是利用,她不过也是个可怜人罢了。

  惜宁释怀地笑了笑。

  她抬头对林莹月道:“回郡主,奴婢与青枝姑姑只是奉命出来,什么也没看见。”

  林莹月见这宫女不行于色,本来还有些担心,她这话一说出来,倒彻底松了口气,不过她面上自然是不会显露出来。

  眼看天色不早,林莹月收了鞭子:“谅你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她走到地上那个人面前,将手上的玉佩扔过去,语气带着施舍嫌弃:“不就是一块破玉佩,还你就是了!”

  说罢,给身后的几个仆从使个眼色,几人转身离开。

  这里不一会儿就彻底安静了下来。

  青枝见人渐渐走远,赶紧扶了惜宁一起起来。

  “我们也走吧。”青枝道。

  惜宁刚想点头,却听到了细微的喘气声,还有隐忍的咳嗽。她愣了愣,往地上那个人身上瞧了一眼。犹豫半晌,还是迈开脚想过去。

  青枝不赞同地摇摇头。

  惜宁却笑着坚持,“姑姑,没事的,我马上过来。”

  清晨花上的露水还带着湿润,滴落在地上,连泥土都带上了清香。

  惜宁从鹅卵石小道踩上长着青草的土地,干净的绣鞋上沾了些许泥尘,她慢慢朝他走了过去。

  离得越近,她听见他的声音就越痛苦。

  一步之遥时,她看清了他的脸。隐约看出是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头发散乱,脸上还沾着泥土和灰尘。

  但少年身上打扮得干净,虽然朴素,但看上去很舒服,只是因为受了伤,倒在地上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他手臂间的衣服破了一道口子,还有血丝渗出来。

  想必是刚刚鞭子抽破的,惜宁这样想。

  像是察觉了有人在看他,少年猛地抬起头。

  惜宁这才看清少年的长相。

  他五官俊美,但惜宁却觉得这人的长相很有攻击性,眉眼间还有来不及掩去的狠戾。

  刚刚林莹月丢玉的时候,碰到了石头上,玉都碎成了几瓣。

  惜宁弯下腰,拿出一条帕子将玉片捡起来包好。

  “我可以帮你修好。”她说。

  少年眼神充满防备,艰难爬起来没说话,手却伸到她那里将东西夺了去,看也不看她,转头就走。

  惜宁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莞尔。

  青枝走过来,好奇道:“你认识大皇子?”

  “不认识。”惜宁摇摇头,却又说了句,“但以后迟早会认识。”

  声音太小,青枝没听见,“你说什么?”

  惜宁却不说话了,她看着渐渐远去消瘦落魄的背影,心里却在叹。

  原来这就是那个将来会清除异族,名震天下的镇北王,赵玄之。

  她忽然想起前世那个檀香萦绕,纱帘后手持佛珠却统领万军稳重内敛的青年。

  他年少时,原来曾这样落魄。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