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摧夫娘子手下留情顾含章结局

辣手摧夫娘子手下留情顾含章结局

作者南湖老妖

古言连载中2020-01-09

在线免费阅读

《辣手摧夫娘子手下留情》是由作家南湖老妖所写的古代言情作品,主角叫顾含章,小说讲的是顾含章是臭名远扬的第一毒妇,十年后重新归来的她发誓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双倍代价,在某天晚上医者仁心的她救下了受重伤的男人,而他和她之间的交易也就此达成,那当得知其男人便是镇国将军的顾含章将会采取何惊人举动?

免费阅读

  “我只有这个,作为交换,你必须治疗我的伤口,然后将今天的事情烂在肚子里,否则,下场你承担不起!”

  他指了指腰间挂着的一块血玉,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她嘴角微扬,心口落定,她赌赢了。

  “当然。”

  话音一落,她松开他,指了指床榻,示意他躺下去,便自行李里中翻出需要用到的东西,动作麻利的帮他清理创口,待一切都妥当了,才取出干净的棉布来包扎上。

  “你叫什么?”男人问,看她动作娴熟,行事沉稳,处变不惊的模样,便有些疑惑,是什么让她如此老成?

  顾含章不答,似笑非笑的弯了弯唇角,她看了男人一眼,动作麻利的将堆在一边染了血的棉布投进了火盆。

  “你可以走了。”

  顾含章将男人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他怀里,承诺的东西,她做到了,那么交易到此结束,最好后会无期。

  男人站起来穿上衣裳,走到门外,缓缓摊开了掌心,那里正静静躺着枚坠子,是他趁着姑娘聚精会神为他清理创口时摘下来的,一直就握在他手心里,他甚至自己也不知道此举是为了什么。

  第二日果然停了雪,来接她的老婆子一早就候在厅里,只等着顾含章下来就启程。

  昨夜的经历似乎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她面色如常,随着那婆子上了车。

  “妈妈不如向北绕一段,改道周庄,再往南行进,刚才在楼上的时候,我听人说前头吊桥叫大雪给压断了,咱们莫走冤枉路。”顾含章随意扯了个谎,她只是怕昨夜里的事情,再给她惹来麻烦,向北绕一绕,可以迷惑别人的眼睛。

  老婆子一听在理,也就没有异议,驾着车子往北面而去。

  赶了一天的路,总算在暮色降临时到达。

  站在顾府大门外头,她仰起头眯着眼,嘴角弯弯的勾起,看着高悬在头顶的顾府二字,暗道:“风平浪静的日子结束了,你们准备好下地狱了吗?”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顾含章走进去,身后紧随着她自历城带过来的丫头棋儿。

  “大小姐去世,老太爷和两位老爷伤心过度,就不用特意去拜见了,六小姐随我来,给你母亲请个安就回去休息吧。”继母身边的丫头晚秋来接她说道。

  顾含章点头,心道要不是大姐去了,顾家恐怕一辈子都想不起她这个流落在外的女儿!不过,就算他们想不起来,她也会想办法回来。

  有些东西,是应该好好清算清算了!

  她两岁上头母亲遇害,顾家说她克母,留在府里迟早要将所有人都克死,所以,他们不顾一切的将她送进了云安寺,然后就再也没有过问!

  那时母亲落葬不出三月,继母小魏氏随即进门,进门两月后就为顾二老爷生下个大胖儿子!这其中有什么首尾,自是不必明说。

  而小魏氏又是老太太魏氏娘家的亲侄女,姑侄俩嫁进同一户人家,必是紧紧绑在一起,明里暗里多有照拂,而小魏氏也一惯的笑面虎派头,混得如鱼得水。

  “六小姐,快叫母亲!”晚秋将顾含章带进了小魏氏的院子,轻轻扯了扯顾含章的衣袖。

  小魏氏一身绯色锦缎夹袄,头上扶一把缠枝蔷薇花白玉簪子,珠圆玉润,满脸的笑意。

  “给母亲请安!”顾含章显得左顾右盼,手足无措,死死的拽紧了自己的衣角。

  她打定了主意要蛰伏,将锋芒收起来,在敌人不防备的时候往往能一击即中!

  连行个礼都不周全!果然是个没有教养的乡下丫头!小魏氏心里冷笑。

  “好孩子,快过来给母亲看看!”小魏氏扶她起来。

  顾含章走近两步,手里拽紧了半路上得来的那块血玉,兴许,她可以借由这个东西,给小魏氏送份大礼!

  “长得真是水灵!”几乎跟那死鬼王氏一模一样,真是叫人看了就晦气!

  “这个……送于母亲作个见面礼!”顾含章红了脸,将手里的血玉推了出去。

  小魏氏眼睛一亮,却又推了回来。

  “胡说,只有长辈送礼出去的份,我哪能要你的东西!”话是如此说着,可眼睛,又一直盯在那血玉上头。

  “就当是女儿的一片孝心……”顾含章眼中清明,如同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这……那母亲就收下了,好孩子,你受苦了,以后母亲疼你!”小魏氏得了宝贝,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看顾含章也顺眼了许多。

  又寒暄了几句,小魏氏便叫人将她送回了早就准备好的小院子。

  临走之时再三交待:“先在院子里好好休息几日,这一路跋涉辛苦异常,正好调养一下,没事就不要乱出来走动,你祖父和父亲、大伯他们心情不大好,等你大姐的事情了了,再去拜见也不迟!”

  “是!”顾含章低眉顺目,乖乖随着晚秋走了。

  重回顾府,住的是西北角上最小的院子,比之那几个庶女也不如,不过她并不在意,推门进去,该整理整理,该休息便休息。

  过了两日,老太爷派人来通知,让她收拾几件得体的衣裳,随着大家伙一齐去王都宋家,送送大姐姐最后一程。

  明着是去给大姐送行,可随行的,只有她一个顾家女,此行的目的是什么,顾含章用脚指头想想也能明白。

  宋家,还有两台大戏要唱呢!

  济南府到王都,不过一天的行程,天还未亮就开始动身,黄昏前到了宋家。

  老远,就听闻哀乐响起,自进门起,顾家的女人们,便不敌那迟来的悲伤,纷纷伏在楠木棺材上,哭天抢地的念叨着从前的种种,一时间悲戚难忍,很是热闹。

  顾含章泪流满面,大姐姐是整个顾家唯一对她表示过善意的人,那年她冰天雪地的被送到云安寺,要是没有大姐姐送给她的那件狐狸毛披风,说不定她早就冻死在路上了。

  重重在那棺材前磕了两个头后,宋家这厢已经派出族里的大嫂子小媳妇出来,将那帮子悲伤过度的女人安抚住了,又在东厢里摆上了瓜果小食,招呼着众人先用一点。

  同坐在一桌的,还有另一个妇人,看打份倒也华贵,那妇人直盯着顾含章瞧,顾含章坐在小魏氏身边,被看得不好意思便一直低着个头,半点声音也没有。

  “这孩子可是我王姐姐留下来的那个……”妇人夫家姓于,家里一贫如洗,过打打秋风,又作出很是热情的样子交谈。

  可惜,一出口就踩到了别人痛脚。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